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六十五章 酆都鬼王

而此时黑暗的空中,也正爆发这一场恐怖的大战。

徐墨羽斩下的一记大宝剑,被从鬼门中探出的黑手一把接下。

随后只见那鬼门内,一股冲天的阴森气息散出。

黑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色人影出现。

身穿黑色龙袍,头戴珠冠冕旒,彰显着他的帝王身份。

“鬼王!”

徐墨羽一眼看清了来人,正是酆都的鬼王。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有人会记得我。”鬼王咧嘴一笑。

他身上的恐怖气息令人窒息。

远处的九九赶来,见到鬼王后顿时一惊。

他虽然没有见过对方,也不知道对方就是所谓的酆都鬼王,但是他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那股强大得令人窒息的气息。

很强!

“这老头是谁?”九九踩着青木棍,飘到徐墨羽的身旁轻声问。

“他是酆都鬼城的城主,也是鬼王。”徐墨羽小声道。

“他很强,有没有把握?”九九双眼紧盯着鬼王,问道。

“一成!”徐墨羽干净利落的吐出了两个字。

九九闻言一番白眼,那就是打不过了。

“咦,你小子,为何体内会掺杂三股不同的气息?”鬼王也注意到了九九。

他好奇地大量了一下九九,惊疑的问着。

“因为我是混血。”九九回道。

“哦,这样啊~”鬼王摸了摸下巴。

这小子体内的一股气息,令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既然是鬼王亲自驾临,那不知可否请求鬼王,撤了这黑天幕?”

徐墨羽忽然拱手,有礼的说道。

“撤掉?”鬼王闻言不屑一笑。

“你觉得就凭借你们两个小鬼,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判?”

徐墨羽感受着鬼王所带来的压迫感,皱着眉头道,“您堂堂的分神大修士,自然是不屑与我们谈判。但若是我师父他老人家来了呢?”

“你师父是谁?”

“玄天门派,赵掌门!”

鬼王闻言双目一瞪,显然是有些吃惊。

“嘁!原来你是那赵老头的弟子。”

“如此,那鬼门是愿意收了这天幕,撤掉鬼军了吗?”徐墨羽闻言一喜。

“不愿意!”

鬼王不屑一笑,玩味的看向二人,“我跨越数十个位面,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以为就凭你的三言两语,就想打发我?”

“反正我与那赵老头也还有些旧账没有算,你就替他还了吧!”

说着,鬼王阴邪一笑,大手猛然一挥。

一道黑气推枯拉朽般直奔徐墨羽而来,强大的气浪使得周围空气都轰隆作响。

徐墨羽更是当场就被鬼物所释放出的气息,压迫得无法动弹。

“快闪!”

一旁的九九见状大惊,体内三股气息居然同时爆发而出。

一时间就打破了束缚,强行拽着徐墨羽的身体一甩,二人一齐落下云端。

鬼物依旧负手悬立,看着九九的所谓邪魅一笑。

“有点意思,三气同生!”

落回地面后,九九抬头望向了那鬼王,开口大骂:“什么狗屁鬼王,说打就打,还以大欺小!”

“呵呵,小子很有种啊!连我都敢骂!”鬼王眯着眼睛微笑。

“既然你都说我以大欺小了,那我索性就先拿你开刀!”

九九没想到这鬼王居然如此不要脸,完全不顾身份,直接就是凌空抬起一掌。

黑云凝聚起的巨大掌影,裹挟着一阵阵狂风,直逼九九而来。

“喝啊!”

九九急忙抬手打出一团紫色火焰,奔向凌空落下的掌影。

“紫鳞妖火?”可没想到鬼王见到这紫色火焰后,却是一愣。

而九九和徐墨羽也趁着他这一愣神的功夫,急忙就各朝两边散开,躲过了掌影一击。

“这鬼王太强了,我们根本抵不过!”九九喘着粗气,此时他的后背,已经完全被汗水浸透了。

“废话,人家可是分神境的修为,与我师父不相上下!我们能够在他一招活下,已经是奇迹了!”

徐墨羽同样是浑身一阵虚脱,宛如死猪一般瘫在了地上。

“诶,小子!”忽然,鬼王诧异的看向了九九。

“你父亲可是欧阳姬空?”

“欧阳姬空?”九九闻言皱了皱眉头。

他从小就是个孤儿,哪里知道自己父亲的名讳,当下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从小就是被抛弃的孤儿。”

“人妖混血,还有紫鳞妖火,肯定错不了!”鬼王兀**了摸下巴,嘀咕着。

随后他转头看向徐墨羽,眼神凛然,“诶,你!你应该知道吧!”

徐墨羽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恍然,随后一眯,“我知道师父吩咐过我,要保护吕兄弟的周全。”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

九九在一旁听着二人的对话,就像是在打哑谜,听得云里雾里的。

“看来只有你自己还不知道,你的来历......”

鬼王玩味的一笑,看着九九。

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行,居然还碰上了这么一件事。

他本来就是想将这康陵城,变成一座鬼城,好让酆都内的鬼民们,能有一个更好的居所。

“我的来历?”九九一愣。

鬼王背负这双手,缓缓飘落,“看来这一切都是缘分,当年你父亲有求于我,与我结下了誓约。”

“后来他被正道里的那群老匹夫围攻至死,我还以为当年的誓约就此作罢了呢,没想到你居然就是他的儿子!”

“你认识我父亲?”九九听后顿时一喜。

自己的身世,在今天终于有了眉目了吗?

“谈不上认识,应该说是债务关系!”鬼王冷笑。

随后他指间一弹,一缕黑气忽然射出,直接没入九九的眉心。

九九根本就来不及反应闪躲,整个人就双眼翻白,呆滞的立在了原地。

“你对他做了什么?”徐墨羽大惊。

“履行我与他父亲的债务关系而已。”鬼王扭头一笑。

“那是你和他父亲的关系,关吕兄弟什么事!”徐墨羽强撑着体力的虚脱,站了起来。

“所谓父债子偿,欧阳姬空当年欠下的债,自然也得由他儿子来补偿!”鬼王随意的抬起手指,一指向徐墨羽。

只听得空中嗖的一声轻响,一束黑芒眨眼穿射而出,直接将徐墨羽的胸膛穿透。

啪嗒!

鲜血落地!

“我这个人虽然很好说话,但是并不代表,我讲道理!”鬼王冷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