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二十章 禁闭十年

众人听后纷纷强忍住笑意,白痴都听得出来这胖子是在揶揄清风致,但是碍于对方的身份,纷纷不敢笑出声来。

清风致也是脸色有些铁青,心说原以为这胖子是真的傻,就随便让手下去伪造一个证人出来,也没多在意。

可是谁能想到......这手下真是脑子给泥浆糊住了......

“咳咳,既然大家都听见了,那这还不足以证明杜师弟杀人了吗!”清风致只好硬着头皮道。

众人转而看向杜紫藤。在场的除了杜紫藤,清风致,火如霜还有柳山之外,还有上上下下的其余十数人,有的是侍卫,有的则是偷跑来看热闹的。

毕竟这里只是大厅,内部的执法弟子,是可以随意在附近来往的,并非什么机密之所。

杜紫藤闻言淡笑,“我从来就没有反驳过我杀了人,我一开始就已经向长老说明了,人是我杀的!”

“那既然如此,哪里还来那么多废话,来人!”火如霜在一旁急忙插嘴大喊。

杜紫藤顿时双目一瞪,打断道,“我知道师姐你一直想杀我,但也不必如此着急吧!且听我说完......”

“人虽然是我杀的,但我那是出于防卫,才不得不将其反杀!况且这位师弟刚才的证词中,无一句是真话。我当日并无路过东门,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位老人;而是去的传送楼,也是从传送楼里出来之后,我才碰上的那四人。”

“那四名师兄声称是奉了某人的命令,前来要废了我,还说要剁了我的手,拿去喂狗!行为举止之恶劣,我出于保命,才不得不错手杀死了他们!大致的情节就是这样,如果各位不相信,可以去调查那天的传送楼使用记录!”

随着杜紫藤的话说完,清风致的脸色早已是一阵青一阵白,心说自己真是太疏忽大意了,太过于小瞧这胖子,这下好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太丢人了。

“如若真的如你所说那样,那你杀死同门也是事出有因,倒也不是太大的罪行!”柳山听后点点头。

随后,在柳山的权威下,他传召来了当日负责记录外门传送阵的负责人,在一经对致后,认定了如杜紫藤所言,于是柳山也有了结论。

轻轻地将手中的记录册放下,柳山稍稍看了眼清风致,又看向杜紫藤,道:“大致的情况我也差不多了然......”

“现在我以执法长老的身份宣布,外门弟子杜紫藤,因触犯门规,杀害四名同门弟子。但是念及其出于防卫,并且主动承认罪行,便从轻发落,判罚关其紧闭十年!”

说完后,柳山也不再多言,传令下去后,就兀自起身离开了。

火如霜有些不甘心地看向杜紫藤,咬牙切齿道,“哼,算你这臭胖子走运!不过你最好是能关一辈子的紧闭,否则等你出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完火如霜头也不回地就走了,杜紫藤在其身后微笑道,“师姐慢走~等师弟出来,定要好好报答!”

说完杜紫藤冷笑着看向清风致,“看来这次让风致师兄失算了呀~”

“呵呵,也是杜师弟资质过人,还要多谢师弟方才没有说出那某人的名字!”此刻周围也没有人了,清风致淡淡一笑。

其实刚才杜紫藤没有说出,是清风致指使的那四人,也是给自己和双方都找台阶下。他心知现在的自己,还不足以一下绊倒这清风致。

所以倒不如韬光养晦,待十年后,自己重新出来后,再好好算一笔今天的帐!

十年的时间,对于凡人来说,是一段十分漫长的生命过程;但是对于修士来说,并无什么,就当是个长时间的闭关修炼了。

想到这里,杜紫藤倒也是释然,随后便随着两名执法弟子,来到了外门的一处后山内,进了一间人工挖掘的黑暗山洞。

山洞四壁无窗,只有一扇厚重的机关玄铁门,铁门一关上,其内就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这座后山一共挖掘了近一百处这样的小黑屋,都是用来处罚紧闭弟子的。

十年的时间,要一直呆在这不足十丈的漆黑空间里,如果不是毅力坚强之辈,很难坚持下来!

好在杜紫藤不一样,经历过十年的痛苦折磨,这紧闭十年,对于他来说还算是能够接受,并且他可不是一个人,别忘记了还有慕苍那老家伙呢。

“咦?小胖子,这里还算不错!清净无人打扰,你可以好好修炼了~”慕苍那苍老的虚白身影,在黑暗中漂浮了出来。

杜紫藤苦笑,“原来你一直都醒着,为何现在才出来!”

“因为我不想让其他人发现我的存在......”慕苍也是无奈的苦笑,“一个大乘巅峰修士的元神,这对于任何一个元婴级别以上的修士来说,都是大补之物!”

“你这什么意思?”

慕苍的身影在周围空间飘了周,道:“凡是修士在凝结元婴后,就会多出一项能力,那便是吞噬元神,来强化自己的元婴!”

“元神是一个修士全部灵气修为的所在,吞噬元神,就等于直接吞噬他人的修为;不仅可以直接暴涨修为,还可以连同被吞噬者的一切,包括记忆,也一并吞噬吸收掉!”

“所以我在玄天门派内,必须时刻小心,除非特殊情况,否则我是不会轻易现身的!因为那样你和我就都会被其他强大的修士盯上,从而有生命危险。”

杜紫藤点点头,他之前还一直以为慕苍是经常沉睡的缘故,才总是不现身。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杜紫藤也不计较,再说了,修真一路,本就得靠自己努力。即便是拜了师父,那也是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不过这里还不错,我感觉到这里并无元婴级别以上的修士存在,我大可以随意现身!”慕苍笑道。

“行吧~也正好我们两人都闲的清净!我这十年就索性一直打坐闭关吧......”

“光是打坐闭关还不过!别忘了我跟你说的,你筑基后,要倚靠吞噬五行精华才能继续提升实力。所以,现在是时候开始对你的肉体,进行强塑了!”慕苍转而严肃的说道。

杜紫藤闻言急忙点头,随后将空间袋内的药材一一取出,“你要的那些东西,我都有买,不过只各买了五十份,因为我还另外买了其他的一些东西,导致灵石不够......”

一边取出那些药材,杜紫藤一边有些尴尬地挠头。

慕苍不以为然,拿起了一株药材,问道,“无妨,五十份也足够。大缸买了没有?”

“买了~!”

说着,杜紫藤从空间袋内取出了一顶大水缸,足以装下两个人的那种。

当!

好在这个大水缸够结实,拿出落在地上没给砸碎。可随着它的出现,整个本就不大的漆黑空间内,变得更显拥挤起来。

慕苍是元神状态,可不会在意这些,身形宛若鬼魅般在墙内和各物体间来回穿梭着,随后苍枯的双手不停抓起地上的药材,还有那些五行的淬体药膏。

火岩炭...

万土膏...

青木膏...

等等等,无数的药膏还有药材,全部都被慕苍各抓一份,扔进了大水缸内,然后加满了水。

整个大水缸内变得一片浑浊,各种各样的颜色都混杂在一起,诡异万分。

“好了,这就是‘五行汤’了!你以后就泡在里面修炼,肯定能事半功倍!”慕苍拍了拍手笑道。

杜紫藤嘴角一阵抽搐,“这......这‘五行汤’是你自己瞎造出来的吧?”

“是啊!”慕苍一语石破天惊。

“......”

“放宽心,作为过来人,我肯定不会坑你的!只是谁叫你是五行俱全呢,并且还那么平均,只能同修五系,所以用的淬体药水,也必须得是五行俱全的!”

慕苍怪笑着,“脱光了衣服跳进去吧,放心,死不了人的!”

无奈,杜紫藤也只要硬着头皮,强忍着各种怪味的药味,脱光了衣服,噗通的一声就跳进了那大水缸内。

“我擦!!!”

然而就在杜紫藤刚刚跳进水缸内,立马就惨叫出了声。

剧烈的各种痛感刺穿了他的皮肤,冲击进了他的四肢百骸......灼烧、严寒、麻痒、撕裂、针扎等等,各种各样的痛感俱全,不停的在杜紫藤的体内肆无忌惮的乱窜。

杜紫藤胡乱折腾地将头探出,粗粗地喘着气,光溜溜的大脑袋,已经通红,就像是个红头的卤蛋,别说有多吓人了!

“这什么怪汤!太可怕了......”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又被慕苍一把按入水中。

“全身都要泡在里面!”

慕苍语气淡然,说着从地上的空间袋中,隔空取出了杜紫藤的五行灵丹,一下子就是一把,直接强塞进了符咒堂的嘴里。

杜紫藤在大水缸内不停的反抗折腾着,慕苍随即口中大喝,“你还想不想成功?想不想脱胎换骨?想不想将那些所谓的天才都踩脚下?想的话,就给我忍痛熬下去!!!”

随着慕苍的话说完,杜紫藤瞬间变得不再反抗折腾,转而冷静了下来。

他双腿盘曲而坐,强忍着四周弥漫的剧烈疼痛,颤抖着身躯调运起灵气,开始了为期十年的痛苦闭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