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十九章 执法长老

最后,杜紫藤被一名执法弟子拷上了锁链,在火如霜满脸的得意下,被押往了执法堂。

这锁链可不是凡铁打造,而是玄铁加上阵法炼制而成,结实又沉重。杜紫藤被这锁链拷上之后,顿时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所压制。

想要使出灵气都变得十分困难,就更不可能挣脱这锁链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杜紫藤完全变成了砧板鱼肉,生死全看待会执法堂长老的意愿了。

顶着一路上,无数外门弟子的异样目光,杜紫藤显得习以为常,憨憨一笑。

“哼,还有脸笑!看你等下被执法长老废去修为后,还能不能笑得出来!”火如霜厌恶的撇了杜紫藤一眼,毫不客气的冷笑。

时间不大,杜紫藤就在火如霜和清风致等十人的押送下,来到了执法堂内。

一个占地约有百亩的院落内,遥遥传来声声劲喝,空气中夹杂着一股肃然之气。

将近有一百名的外门弟子,统一着装,腰佩玉牌,上面刻着“外门执法”四个字。每人动作整齐有序,手中长剑凛然舞动,一阵阵的剑荡声豁然传出。

这些都是外门执法堂的专属弟子,无不都是经过严苛的挑选,才产生出来的剑道人才!平时维护外门秩序和执法时,都是由执法长老亲自指派出任。

执法长老,就是他们的首领,同时也是玄天门派的五大长老之一,柳山。

在经过执法堂的弟子大院时,杜紫藤就被眼前这浩然阵势所撼,不由得心生敬佩。

什么样的将军就有什么样的兵。这执法长老如此统御有方,能将这百名弟子训练得如此有素,想来绝非什么奸诈狡猾之辈。

果不其然,就在杜紫藤被一把推进执法堂大厅后,他抬头一看,首先映入眼中的就是一樽高大浩然的老者。

这老者表面上虽看着五六十岁开外,但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怒而威,咄咄逼人的强大灵压可以看出,他至少是修炼了数百年的强大修士!

杜紫藤经常和慕苍那老家伙在一起,对于这种强者身上释放出的灵压,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捕捉感。

所以他一眼断定,眼前老者肯定就是执法长老,柳山!而且实力至少也是元婴境以上。

还未等他人有所动作,杜紫藤先急忙跪拜行礼,“弟子见过执法长老!”

在场内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愣,纷纷心说,这傻胖子终于知道怕了。

“嘁,这会儿知道怕了~让你嚣张!”火如霜心里不屑。

端坐在大厅正上方的柳山,却是看得眼中略带欣赏,轻轻一挥手,将杜紫藤跪拜的身体隔空托起,声音淳厚有力,“哈哈哈!小胖子挺不错,见到我的第一眼居然没被吓到,脑瓜子反应也快,很不错!”

“不过这里虽是执法堂,也不必行此大礼,况且现在还未断定你就是凶手。”

这柳山长老虽然看着一副高大威猛,凶神怒目的模样,但没想到却是异常的亲近,十分好说话。

杜紫藤见此也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毕竟刚才自己的礼确实行大了......

在修真界内,除非是罪犯、手下、奴仆等人,需行跪拜礼外,基本的修士间,逢面行礼就是弯腰拱手。

即便是外门弟子对门派掌门行礼,也顶多是弯腰九十度,拱手抱拳便可。

可刚才杜紫藤一上来就是跪倒在地,着实是他有些激动了。不过这也赢得了柳山长老的第一眼好印象。

“嘻嘻嘻,弟子本就有罪在身,自然得行此礼!”杜紫藤挠着头憨憨一笑。

见这臭胖子居然自己就先招认自己有罪来,周围人不禁都抱起了诧异的目光。

“这臭胖子又想耍什么花样?”火如霜看着杜紫藤的行径,下意识就觉得不正常。

一直没有发言的清风致,也在一旁皱起了眉头,心道,看不出来这个胖子,表面傻憨傻憨的,居然如此精明!想要先声夺人,恶人先诉状。

想到这里,清风致觉得自己不能再小瞧眼前这个胖子了。

“哦?这么说你是承认,自己犯了残杀同门之罪行了!”柳山听后怒目一瞪,原本还平易近人的气息荡然无存,立马就变得一副凶神恶煞起来。

杜紫藤吓得一哆嗦,急忙解释道,“非也!弟子虽承认杀了人,但是弟子不认为有罪!”

“无理!你杀了人就是有罪,居然还冥顽不灵!”清风致立马就站了出来,指着杜紫藤的鼻子骂道。

杜紫藤冷笑,看着突然变得有失风度的清风致,“那好!既然风致师兄你一口咬定我有罪,我杀人,不妨现在就将人证带来,我们当面对质!”

“咳咳,我只是想让杜师弟尽早迷途知返,勿怪。”清风致也显然回意自己刚才的鲁莽,有失风度,当下甩开了手中折扇,轻飘飘道。

“来人,将人证带上来!”

随着清风致的一语落下,很快就有两人从门外大步跨进,中间夹着一名瘦骨伶仃的老人。

杜紫藤皱眉望去,那老人自己完全就没有见过,心里不由得道,他就是人证?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还是凡人?

可杜紫藤没想到的是,就在那老人跨进大厅后的一瞬间,第一眼就看向了自己。

随后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像是见了鬼般,抖如筛糠,坦然失色的大喊起来,“杀人犯......啊!杀人犯!杀人犯啊!!!”

如若不是身后的两名执法弟子将其扶住,这老人恐怕就要当场吓倒在地。

杜紫藤哑然的看着这老人,身上可以说是一点肉都没有,瘦得只剩下皮包骨,而且还是个七十多岁的凡人,怎么可能见证了自己杀人!

不说自己,就算是别的低级修士斗法,那打起来都是数丈范围的杀伤力。凡人又怎么能隔着那么远的距离,透过法术道法的光芒,看清凶手?

除非说他是个千里眼......

众人也是了然,但是再看这老人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他们又不得不心生几丝信服。一时之间大厅内其余人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老人一个人还在惊恐低语。

“杀人......杀人犯......是他杀了人......”

殊不知,就连清风致自己也是稍稍一愣,有些惊愕地看向那老人,一时无语。

“风致师侄,这人证,可是你亲自发现的?”终于,稳坐在高椅上的柳山开口了。

按照师门辈分,清风致是大长老的座下弟子,而柳山在五位长老里排行第五,是大长老的师弟,所以他自然要叫清风致师侄。

而清风致也应该称呼柳山为五师叔。

“启禀五师叔,这老人是我一手下所发现,我这就传他进来!”清风致可不想背这个锅,急忙就道。

在修真界,修士间除了敌对、伙伴、盟友等利益关系外,还有另外一种主仆的关系。

强大且有身份背景的修士,可以招收一些普通出身的低级修士,作为手下,为自己做事。

反过来一样,普通出身,并且没有多大修炼资质的低级修士,就可以选择投入一些强大有背景的修士手下,也算是一种出路。

甚至有的小厮,都是一些外门弟子的手下,仗着自己主人是外门弟子的身份,也由此在小厮界内作威作福。

随后没多久,门外就进来了一弟子,身着外门青色道袍,也是偏瘦,而且还有些龅牙。

“便是你发现的这人证?”柳山一手抵这下巴,有些玩味地看向进来的弟子。

而进来的那名弟子,在一看见柳山这一樽高大威猛的形象后,立马就被吓得一低头,有些唯唯诺诺的道,“是,是的!”

“那你且说说,你是如何发现他的,还有,他为何会变成如此模样?”

说着,众人也都纷纷看向那老人,只见那老人在看见了杜紫藤后,就一直处于痴疯状态,完全不像能问出话来的样子。

那弟子依言点头,“其实这老人是我十天前,在外门东门所发现,本是一名兢兢业业的清扫山门的小厮,由于资质的缘故,在门派内做了几十年的小厮,也无法踏步先天。”

“刚好那天,我从东门附近飞过,就听见东门处有打斗,急忙上前去,就刚好发现了有几名外门弟子在打斗。其中一人,便是杜师兄!”说着,那弟子指了指杜紫藤。

“然后我又刚好发现了这扫地老人,急忙就先将其保护了起来,不让其被波及!只是奈何杜师兄的行径太过残暴,与之打斗的四人,居然全被他粉身碎骨,这才吓的这老人,一见了杜师兄就被吓疯、吓傻了!”

待这弟子天花乱坠的讲完后,杜紫藤不由得觉得一阵好笑,心说这人说瞎话也不打草稿!清风致也太看得起自己了,随便找个这种满口胡诌的人就像来污蔑我?

稍稍看了看脸色有些不自然的清风致,杜紫藤冷笑摇头,“哎呀呀,看来风致师兄的手下,一个一个的都是人才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