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五十九章 凝结金丹

笑靥凄美而动人,身后黑气所汇聚成的魔王突然消散开来,乐瑶的娇躯,也随之扑倒在了徐墨羽的怀中。

此时的徐墨羽,浑身上下也尽是伤痕累累,他勉强地抬起了手,摸了摸乐瑶的小脑袋,泪水止不住地就流了下来,但他还是要装作一副开心地样子,勉强轻笑着,“傻瓜,你怎么这么傻......”

“你好好地在远处躲着就好啦~你看看你,又受伤了吧......没事,你闭上眼睛好好休息,明天过后就会没事了。”

“我不要闭眼......我要看着你......看着你活下去!”乐瑶艰难地摇了摇头,口中鲜血不停地涌出,“五百年前,我亲眼......亲眼看见你的前一世......在我眼前死去......这一次,我不想再看见你死了!”

话音一落,一簇白光突然从乐瑶的心脏出飞出,漂浮在了乐瑶身上。

乐瑶一脸满足地躺在徐墨羽的怀中,笑脸靥然,“这一世,我要看着你......活下去!”

看着眼前的这簇白光,徐墨羽抱着乐瑶的虎躯猛然一颤,他瞪大了双眼,痛苦地失声摇头道,“不要......我不要!你快收回去——”

“答应我......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但是乐瑶却是欣慰地笑着闭上眼,胸前飞起的那簇白光,也骤然升空而起,在空中飞舞盘旋了两圈,似乎是最后留恋了两眼这个凡尘世间,便猛然掉头落下,笔直扎入了徐墨羽的心脏位置!

砰!

扑通......扑通......扑通......

随着那簇白光射入心脏,徐墨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似乎一瞬间,多了什么在里面......它不是物体,也不是能量,而是......一道印记,情的印记!

无数的过去场景,如走马灯一般,在徐墨羽的眼前穿梭而过,有悲伤的,也有开心的,这些大多都是乐瑶生前的记忆,和徐墨羽前世的记忆。

同时,徐墨羽体内的灵气,也随着这簇白光的入体,重新恢复,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已经恢复了巅峰状态,而且,灵气的量,还在攀升,徐墨羽的修为,也随之不停地上涨......

筑基中期......筑基后期巅峰......突破筑基,凝结金丹!!!

金丹初期!

徐墨羽的实力,一下子就从恢复前世记忆后的筑基中期,一举突破,横跨一级,直接来到了金丹初期!

这突破的速度,简直令人骇然,但是同时也是令人惋惜,毕竟,这是付出了一个深爱女子的生命,作为了代价......

“......乐瑶......乐瑶!”

感受着怀中逐渐冰冷的乐瑶,徐墨羽根本没有因为自己实力的突破提升,而感觉到任何一丝的开心,更多的是悲伤。

因为,乐瑶死了!

上一次,他以半生妖力修为作为代价,用孟婆泪,换取了徐墨羽前世记忆的轮回保留,至此,她的修为便从金丹初期,下滑到了筑基中期,只有吃掉这一世徐墨羽的心脏,她的全部修为才有机会恢复。

但是,愿意付出半身修为,只为了再和徐墨羽续缘的她,又怎么会吃掉徐墨羽的心脏?找到徐墨羽,吃了他的心脏,只不过是她对谢云芳的一个表面交代,她的真正目的,其实是找到他......

现在好了,他终于找到了,也证实了,徐墨羽就是前一世的邱小雨转世轮回......上一世,邱小雨为了小狐妖而当天下正道的面,自我了断而死;这一世,却是乐瑶为了救徐墨羽,而献祭出了自己的生命。

无论徐墨羽再怎么呼唤乐瑶的名字,回应他的,只有乐瑶身躯传来的冰凉触感。

黑云退散,像是黎明前的黑暗终于得以熬过,天边,出现了一抹刺眼的明亮......

日出了。

阳光一瞬间就铺满了大地各处,但是徐墨羽却怎么也感觉不到一丝阳光的温暖。

怀中的乐瑶,已经重新变回了一头绿色的小竹狐狸,随着阳光的照射,乐瑶的躯体,像是一个被敲碎了的陶瓷娃娃,一片一片的碎片,从其躯体上轻轻脱落,落在地面上,化作了尘埃......

看着乐瑶的死亡,和遗体的消散,黑化洛淳的躯体表面,那一层漆黑的魔铠,也终于一块块脱落,露出了里面真实的洛淳。

此时的洛淳,再也没有了以前的狂放和不羁,他看着颓坐在废墟里的徐墨羽,怀中的乐瑶已经完全华为了尘埃,斗大的牛眼早已红透,悲伤的泪水流了下来......

“是我杀死了她......”洛淳摇着头,看向了自己的双手,手中还有一些黑色的魔铠没有完全退落。

“是我......是我杀了他......”洛淳一边不停地嘀咕着,一边摇着头,随后就像是疯了一样,抱着头不停地哀嚎着,转身不知道朝哪个方向就跑掉了。

徐墨羽看了一眼洛淳惊慌失疯跑掉的方向,眼神里尽是茫然,他艰难地扶起自己的身体,攀附着周围的残垣断壁,浑身似是无力一样,也不知道是朝着哪个方向,缓缓走掉......

在丽人苑的地底下,有一处宽敞的地下密室。

密室内终日不见天日,只有寥寥地几盏火把插在墙上。突然,一个妖娆的女子身影走进了密室,在其身后,跟着一个男子。

男子面容凌然,身着整洁锦衣,看上去完全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但是,在这个男子身后,却是跟着一个血色的人影,邵英才!

“哥,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邵英才对着身前的男子问道。

没错,眼前这一副正人君子模样的男子,就是邵英才的哥哥,邵英天,也是之前的丐帮帮主!

“我之前让你安排的丐帮弟子,都安排好了吧......”邵英天紧跟着身前的妖娆女子走进了密室,小声地对邵英才说着。

而邵英天身前的妖娆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谢云芳。

“都安排好了,刚好有一万弟子,都在上面阁间里快活着呢~!”

此时的丽人苑上下,可以说是完全被一群乞丐给霸占了,一间阁间里,足足塞下了二三十个乞丐,一个个chi裸着身子,围着几名烟花女子,不停地快活着。

好在丽人苑也是足够庞大,上上下下加起来,足有数千的房间,否则又怎么能称得上是康陵城里最大的春苑呢......

“那就好!现在就差那一万人,就足够十万凡人了。”谢云芳走在最前面,笑着说道,一切都和她预想的一样。

“现在,那臭道士因为我师妹的死,已经完全颓废,失去了战斗能力;那光头小子,亲手错杀了心爱的女人,得了失心疯;还有就是那个吕九九的混血妖孽......”说着,谢云芳扭头看向了邵英才。

邵英才得意地笑道,“嘿嘿嘿,那小子已经在我肚子里了!”

谢云芳点点头,满意说道,“如此一来,除了高家那老家伙,就没有人能在阻止我们的计划了!”

“没错,不过牵连了这么多的无辜生命,真的是......”邵英天听着谢云芳的话,也是点点头,但是很快,脸色又升起了一股无奈和不忍......

“事已至此,再想回头已经没路了!血祭了这十万凡人,就足够在今夜打开酆都的鬼门,到时候,我们各自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呼!呼!呼!

说着,谢云芳玉手在身前一挥,眼前一片昏暗的密室内,齐刷刷地升起了一簇簇火光,一盏盏立在地上的火架子被点燃,瞬间照亮了整个密室。

“啊!放我们出去——”

“求求你了......放了我们把~!”

“混蛋——你们都是魔鬼!魔鬼——”

“谁来救救我们呀......”

“呜呜呜,我不想死!”

“娘亲,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

随着火光的照亮,密室内的景象立刻就呈现在了所有人眼前,一座座的地下囚牢排列开来,每一个囚牢内,都站满了人,足有几百近千的凡人,整个地下密室,宽阔无比,足足建造了十余个这样的偌大囚牢。

而眼前这些被关押在囚牢里面的凡人,都是康陵城内失踪的那些人,他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形形**,足足有九万凡人。

他们在囚牢内无力地挣扎着,呼喊着,他们的手脚都被拷上了锁链,不停地拍打着牢笼,发出阵阵杂音,混合着无数凄惨的哀嚎......

“这些,就是今晚血祭的凡人......”邵英天骇然看着眼前的壮观景象,心中立马就升起了一抹的不忍心,虽然是他组织号召的抓捕凡人,但是他却没有自己动手。

可如今他亲眼看见了眼前的这九万凡人惨状,都是因为自己在幕后造成的,邵英天不忍心地闭上了双眼,但是心中一想到某人的背影,他决定不再仁慈,亦然转身离去,只留下话:“今夜子时,血祭开鬼门!”

邵英才急忙紧跟在邵英天的身后,一起走去了密室,虽然他心里有些小小震撼,但是这十万凡人,还没有他之前吞噬的半个城的凡人来得多......

见二人走掉,谢云芳也是狐媚一笑,玉手再次一挥,转身走出,身后尽数火光熄灭,密室再次变回一片昏暗。

只留下身后密室内,还隐约传来的哭声和哀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