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五十四章 落入陷阱

很快,九九就在那名乞丐的指引下,来到了康陵城外的一处树林中,七拐八拐的。

“为什么不直接飞高一点,省得在树林里拐来拐去的?”白雪站在最后,一脸疑惑地问着。

此时已经是亥时三刻,太阳早已落下,明月悬空,树林内一片漆黑,根本不容易看清事物。

那乞丐被夹在了中间,双手死死地拽着九九的道袍,经过一段路程的飞行,他也稍微克服了些飞天的恐惧,但声音还是有些颤抖的说着,“因为......因为九堂主藏得很隐秘,为了不让七堂主找到,才躲在这树林里的一处不起眼的地方,飞到天上是不容易找到的!”

听着这乞丐的话,九九也觉得好像有那么点道理,而且此时的他,心中很是担心九堂主的安危,顾不上纠结太多。

虽然他和九堂主没有什么亲密的血缘关系,但是九九怎么说也是九堂主一手带大的,也算是九九的半个养父,九九心里对其的尊敬程度,也早已经是等同于亲人。

啪嗒!

缓缓在树林里降落下来,九九收起了青木棍,夜晚在树林里快速飞行,还是很危险的,而且驱物飞行消耗的是九九的灵气,自然不能一直飞行,重要保留余力,以应付什么意外。

白雪和乞丐也是了然,于是乞丐便快步走到了前面领头带路,九九和白雪一路紧跟其后,在树林内兜兜转转,终于在连九九都快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乞丐带着二人来到了一间小木屋前。

看着眼前简陋的小木屋,差不多就只有一间茅厕大小,极其简陋破烂,若不是从其内传出的沉重喘息,和淡淡的内气波动,九九根本就不相信九堂主在里面。

听着这沉重又无力的喘气,九九立马就以为是九堂主的声音,急忙走上前去,轻轻敲了敲木门,急声问道:“九堂主?是我,吕九九!我来了......”

然而九九的话音未落,突然双眼一瞪,眉头立马就皱起,因为他眼睛透过木门上的缝隙,瞄到了里面,一具早已死透的尸体,浑身血肉模糊!

而那喘息声,也突然消失,内气波动也立马荡然无存......

“......上当了!”九九心中大惊失色,急忙就回过头来,就听得噗呲一声!

夜色中一抹寒光闪过,一柄锋利的匕首突然就刺入了自己腰间,鲜血立马就染红了身上的道袍......

“九哥———!”

由于那名乞丐身体的遮掩,加上夜晚的漆黑,白雪根本没有看见他手里的匕首,只隐约看那乞丐的动作有些异常,待她反应过来,就看见九九回过头,随着一声刺破皮肉的声音,脸色变得痛苦了起来。

一大滩暗红的鲜血就洒下了地面,那名乞丐就这么当着白雪的身前,趁着九九不备,手持一把锋利的匕首,刺进了九九的腰间......

娇躯飞快一闪,白雪一眨眼就冲了上来,玉手化掌奋力一掴,直接就将那乞丐扇飞了数丈远,撞到一颗大树,口喷鲜血才掉落下来。

“咳咳......”

“九哥!你撑住,我这就为你治疗!”白雪看见九九的腰间,匕首的刀身已经完全刺入,鲜血染红了一片,顿时急得眼泪就掉了下来,一手伸出捂住了九九的伤口,衣袖也立马就被鲜血染红。

“没关系,我还撑得住!这是陷阱,我们快走......”大量的血液流失,九九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得苍白了几分,但好在其身强体壮,体内还有三股气息作为支撑,一时间还不至于失去意识昏倒。

噗呲——

一把猛然拔出匕首,鲜血瞬间就从伤口处飙了出来,再次洒了一地!

哐当!

将匕首甩到地下,九九单手捂住了伤口,转眼看向了那名乞丐,却见那乞丐突然变得一脸狡诈了起来,阴冷冷地盯向九九二人,口中鲜血流下,眼珠化作了血红,冷声道,“桀桀桀......你们逃不掉的!血蟒神王已经来了,你们都会成为神王的血奴......”

闻言,九九眉头一皱,感受着那乞丐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血气,心头骤然涌出一股反感,脚尖一踢地上匕首的把端,那刺伤了九九的匕首,瞬间飞射而出,一下子刺穿乞丐的咽喉,那乞丐当场瞪着双眼,气都没呼完,直接死掉......

白雪则是完全没有多看那乞丐一眼,兀自带着泪眼,焦急地为九九包扎着腰间的伤口,好在他们的储物袋中什么都有,创伤贴膏、包扎布带、金疮药什么的一一齐全。

为九九包扎好了伤口之后,白雪甚至还没来得及喂九九吃下金疮药,就被九九一把拦住,拉倒了身后。

因为九九发现,一个血色的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那死掉的乞丐身后!

足有一丈高的血色人影,在夜色中焕发着淡淡的血光,没有一丝的气息,就好像没有生命一般,如同鬼魅,静静地立在哪里......

“......你就是那个什么神王?”九九紧盯着那个血色人影,小声皱眉问道。

“......”

可是过了许久,那个血色人影始终没有回应九九,它就一直静静地立在那儿,看得人心直发毛!

夜晚的冷风飒飒吹过,树林里的温度,也逐渐降了下来,变得阴冷。

沙沙沙......

见那个血色的人影一直无动于衷,九九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加的强烈,悄悄地抓紧了白雪的小手,小心翼翼地准备走掉。

但是尽管九九和白雪再怎么蹑手蹑脚,紧闭着大气都不敢喘的他们,每一举一动,在十分寂静的树林里都显得异常明显,脚踩在地面树叶上,不停地发出摩擦的声音。

夜色静谧,只有偶尔几只黑鸦飞过头顶,发出诡异的叫声......

唰——

突然一声作响!就在九九等人刚走出没几步的瞬间,身后的那团血色人影,骤然化作一滩暗红色的血水,顷刻间就将那乞丐的尸体淹没,一眨眼的功夫,尸体就化作了浓稠的血水,与之融为一体,只留下一堆破烂的衣物。

浓稠的血水在九九二人吃惊的目光中,再一次变回了之前那一丈高的人形血影,立在了那里,就好像没有实体的鬼魅,令人充满了恐惧感......

“你到底是谁——!”见状,内心中止不住发毛的九九,再也抑制不住,猛然大声喊出!

清朗的声音一瞬间在树林里传开,在如此静谧的环境下,显得如雷霆般巨响。树林里栖息着的黑鸦,也被惊动起来,一只只的飞入空中,成群结队的朝着远方飞走。

“你......不记得了吗?”这一次,那血影终于不再沉默,平坦而浓稠的面容上,兀自凹出了一张嘴形,缓缓说着,“吃了我大半的元神,你小子的实力,似乎提升了许多呀~”

“是你——邵英才!”九九闻言骇然疾呼,眼珠瞪得老大,打死他也不相信,眼前的血影真的就是邵英才,他不是连元神都被自己给吞噬掉了吗......

“嘿嘿嘿,不敢相信是吧?”化作一滩浓稠的血水人影的邵英才,缓缓地说着,他的声音变得比以往更加的嘶哑尖锐,根本就不像是人所能发出的声音。

“这一切都拜你所赐!!!在血祭洞窟里,我肉身连同元神一起被你所吞,好在我最后关头,拼劲了全力,才逃脱出了一抹的残缺元神,意识也随之附着在上面。”

“我只能苟延残喘地躲在地下,等着你们走掉,才刚偷偷现身......然后我以我的灵魂,和我最后一抹残缺的元神作为代价,以万劫不复的条件,和那八条远古血蟒签订契约!并且吸干了半座城的凡人血躯,才有了现在的这般模样!”

看着已经完全面目全非的邵英才,九九虽然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但是心底却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莫名的畏惧、反感还有恶心......

“所以,城里消失的那数万凡人,都是被你吸干了血躯?”九九听着邵英才的魔鬼般行径,试探着问道。

“你说那消失的数万凡人?呵呵,连给我塞牙缝都不够!我吸的是别的大城里的凡人,若不是后来差点被那城内高人发现,我能把那一整座城的凡人,全部吸干!到时候,就是金丹修士来了,也阻止不了我!”邵英才血影在夜色中缓缓扭动着,开始一步步地朝着九九二人逼近。

“混蛋......”九九听后一脸愤恨地望向邵英才,虽然知道了城内消失的数万凡人和他没有关系,但是其罪恶的魔鬼行径,也同样是天理不容,罪不可赦!

体内的灵气悄然运转了起来,九九毫不犹豫地就祭出了青木棍,横在身前,双目在夜色中透着一层淡淡的红光,死死盯着邵英才的一举一动。

“嗯?”邵英才感觉到那青木棍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居然对自己的血气有一定的克制作用,不由得惊咦了一声,但还是没有多犹豫,血影在夜空中猛然一闪,化作了一滩血网,径直朝着九九就扑了过来!

九九完全感觉不到邵英才的气息,但是心底那不安的悸动却是越来越加的强烈,当下根本就不敢硬接那血网,急忙搂住身后的白雪,飞身闪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