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五十二章 衍生心魔

“......小道士——”小狐妖见状失声大喊,急忙将竹尖从自己左肩拔出,噗的一声,竹尖拔出的同时,也是一道鲜血迸射而出。

天地间一片寂静,包括天空中悬飞着的那些妖怪和修士,纷纷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发生的一切。

小狐妖来到了邱雨的身前,绿色的妖气从指间射出,想要为其治疗伤势。但是邱雨却是伸手一把抓住了小狐妖的玉手,口中不停的吐出鲜血,他知道自己如此重创,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是回天乏力了。

而且,他此时也是心中充满了死志,看着小狐妖,笑着说道:“终于结束了......这荒谬的一生,呵呵呵......”

小狐妖急忙扶住了他,眼中泪花不停的流出,泣不成声“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你是妖......我是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邱雨此时不知为何,他笑了,笑得很解脱,“但是,我又不想你死......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都......一直都没想过恨你。只是奈何人妖之隔......但是如今我也已是看透,人又如何......妖又如何......”

“只要是你,我愿不顾一切......只可惜今生......我无法与你在一起了,但愿我来世......不......为......人.......”

话音一落,邱雨的双眼也是缓缓地闭上,身上生机尽数流失......

“不会的......我不会让你就这样死的!”小狐妖疯狂的大叫着,急忙从怀中取出了一颗晶莹的胶状水滴,在周围所有人都来不及注意的情况下,悄然飞快地打入了邱雨的心脏内......

......

天边的夕阳缓缓落下,斜长的昏黄光芒,铺满了整个康陵城,也映出了一道道斜长的影子,似乎是预示着黑夜的即将到来。

“......唉,真是一段令人心痛的故事!”九九和洛淳两人听完了徐墨羽说的故事,中间过程中,白雪也悄然出来,静静地坐在了一边,同样听着这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所以那个邱小雨,就是徐大侠的前世咯?”待徐墨羽终于讲完,白雪这才轻声问道。同时双手托着下巴,手肘撑在木桌上,大大的眼睛望向着徐墨羽。

“......没错。”徐墨羽深吸了口气,眼神惆怅地望向了昏黄的天空,“那个小狐妖,也就是乐瑶,这也就是我先前为何告诉你们,乐瑶是妖怪的原因。”

一旁坐得四仰八叉的洛淳,深深地看了徐墨羽一样,大手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便一言不发地起身走开了,粗壮的背影,在黄昏的照射下,却显得是那么的落寞......

“洛大哥......他这是怎么了?”白雪有些不明所以地看了看走掉的洛淳,又扭头细声问向九九。

九九看着洛淳的背影,无奈的轻叹口气,又悄悄看了徐墨羽一眼,发现他也看向了洛淳的背影。其实,除了单纯天真的白雪,所有人都知道,洛淳是喜欢乐瑶的。

可是如今的情况看来,乐瑶却又显然是从五百年前,就已经深深爱上了徐墨羽,不对,应该说是徐墨羽的前世,邱小雨。

这一路走来,洛淳几乎是每天都在和乐瑶打闹,要说洛淳对乐瑶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洛淳的这一段感情,还没开始,就显然夭折,而且如果用九九前世的现代眼光来看的话,洛淳反而是成了那个第三者,多余的存在......

真正的幸福,却是属于徐墨羽和乐瑶两个人的......

“唉——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九九轻叹着说,同时眼神宠溺地揉了揉白雪的小脑袋。

还好,自己还有白雪!

白雪好像是又突然明白了什么,乖乖地点了点头,哦道。

徐墨羽深深地看着洛淳离去的落寞背影,表情显然也是有些尴尬,在没恢复前一世记忆以前,他看洛淳和乐瑶两个人,天天在一起打闹,也是给人一种很般配的感觉。可是现在因为自己的原因,似乎无形间形成了一个奇怪的三角关系......

看着徐墨羽有些尴尬的表情,九九也急忙岔开了话题,轻声咳道,“那个,既然现在我们全员都集齐了,那丽人苑的底细也差不多了解了......对于这些天康陵城内的人口失踪问题,墨羽你有什么看法?”

一听这个事情,徐墨羽立马就回了神,低头思索着说道,“那丽人苑的背景,我们也只能算是粗浅的了解!但是还不能排除人口的失踪,和丽人苑之间没有关系。”

徐墨羽继续接着说道,“再者,就是陆家的毁灭,现在也已经证实了,就是谢云芳所为!我之前已经去陆家看过了,被破坏得是一片狼藉,好好的一处豪宅,变得破败、廖无人烟!如此血海家仇,洛兄弟恐怕不会轻易就这样放过谢云芳。”

“那若是按这样说来,这一系列的事情,和高家都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啊?”九九恍然,但还是有些不信邪地咬了咬手指,皱着眉头思索着。

“也不一定没有关系,高家可谓是康陵城内的主要掌权势力,其权势都盖过了城主!而陆家,是整个康陵城最富豪的世家,手握整个城内的七成经济命脉,岂是能在一夜之间,说灭就灭的?就算这背后没有高家在捣鬼,也定然脱不了干系!”徐墨羽一丝不苟的解释着。

且说九九和徐墨羽几人,正在烧尽脑筋地整理和收集思绪的时候,洛淳一个人,不知不觉地就走回了陆家。

呼——

轻风在黄昏下从洛淳的眼前吹拂而过,裹挟起一片的灰黄尘埃,在空中化作一道黄沙飞过......

举目望向前方不远处,是陆家高墙,曾经高耸而坚硬,魁梧地盘踞在一方,就如同一条气势汹汹的青龙,将整个陆家围住。

可是如今看来,却是轰然倒塌殆尽,就连地基,都被连根拔起,大地被撕裂,满地的疮痍!无数破碎的石块,散落遍地,随着轻风的吹拂,颤巍巍地晃动着......

遍地的碎裂石堆中,压着一块断成了两截的城府牌匾,陆府。似乎只有它,还在昭告着偶尔路过的行人,这里曾经的一片富豪辉煌。

跨过无数的碎石堆,洛淳悲痛欲绝地来到了陆家内,却发现,自己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处,完整的陆家别院、阁楼、庭院......

流淌在整个陆家上下的山泉溪水,被阻绝了水源,全部的溪水,也都被泥土浸染得污浊,溪水内,一条条的死鱼翻着白肚。同时,浑浊的污水中,还隐约夹杂着暗红的血液。

坍塌的阁楼,被夷平的别院,被斩断的柳树,还有地上无数被砸碎的陶瓷家具,破锅碎碗,断掉的木椅腿,木桌腿,四处都是,一片疮痍。

“......陆家......真的,没了......”洛淳顿时就感觉一阵头昏脑晃,双腿无力地跌坐在了地上,他好希望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都只是梦境......

等梦境清醒,他睁开眼睛,就会发现还是多年以前,他还只是儿时。就还会看见自己慈爱无比的娘亲,还有忙着挣钱的父亲......

而娘亲则会轻轻抱着自己的脑袋,柔声地为唱着自己儿时最爱听的童谣;父亲一脸不耐烦地终于打发走了商客,满脸欣喜地朝着娘亲和自己走来,一把将自己和娘亲,搂抱入他结实温暖的胸膛...

“砰!”

一拳猛然锤击在了地面,一圈烟尘扬起。剧烈的痛感从拳头传来,但是洛淳却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双眼无助而又无神,默默地盯着自己的拳头。

“砰!”......

“砰!砰!”

“砰!砰!砰!......”

一拳紧接着一拳,力道也越来越大,洛淳就像是变成了一个没有情感了的机器人,在不停地朝着身前的地面,奋力锤击着。

凹凸不平的地面,几下就将洛淳的拳头割破了皮肉,丝丝鲜红的血液,就顺着洛淳的拳头流了出来,滴答地滴落在了地面。

但是,洛淳依然没有停下。他真的多么希望,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梦境......他想要这样,用剧烈的疼痛,令自己醒来,醒来后发现,一切都还是曾经的憧憬......

然而剧烈的痛感,却是令他的意识更加清醒,心中,也是更加的悲痛,远远痛过被锤得血肉模糊的双手...

“为什么......为什么——!”洛淳终于再也无法忍耐地仰天一声大吼,嘶哑的声音在周围的一片荒凉散播开来,显得更加的凄凉。

“为什么我的人生会是这样!”

“曾经,曾经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令人向往,令人憧憬,可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我洛淳一生从未做过罪大恶极的坏事!我虽然痞,虽然贪玩,虽然爱打架,但是,我没有杀过人,没有放过火!为什么这种事情,一定要发生在我的身上!!!”

“这些原因都很简单——因为吕九九!”突然,一个极其不和谐的声音从洛淳心中响起。

“......什么?怎么......”洛淳被自己心中响起的不和谐声吓得一怔,喃喃道。

但是洛淳心中不和谐的声音突然打断,“不要为他解释......”

“难道你忘记了,你的娘亲......就是被他亲手杀死的!而你还可笑地在自己娘亲死后,跟他结拜兄弟!扬言与陆家断绝关系,从此改性洛,与那吕九九一起离开了陆家!也正是因为这样,你离开了陆家,在陆家最危急需要你的时候,你却不在,而是和杀母仇人在一起!”

“不......不是你说的那样!”洛淳下意识伸手抱住了脑袋,一缕缕的黑烟,从洛淳的光头上,悄然升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