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四章 青梅竹马

中元节,鬼门大开,这种迷信的事情如果是放在前一世的吕九九,是绝对不会相信这种东西的。

但是现在,吕九九却是不得不信,因为这个世界既然存在修仙,那么妖魔鬼怪这种存在,也必然是有的......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吕九九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发展自身,所以,他决定了要先退出丐帮。

虽然丐帮的九堂主对自己一向很好,而且当初也是九堂主将自己捡回丐帮,给自己一口饭吃,但是,一直呆在丐帮也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两世为孤的吕九九早已经习惯了独立,再加上现在的吕九九也算得上是一介修士了。

有了实力的他,突然涌起了股闯荡江湖的侠义情怀,或许是受到了上一世的金庸小说以及各类修仙武侠小说的熏陶吧。

吕九九将小草屋内一些还能用的物件一一收进了自己的储物袋,现在的他体内也是有了灵气,自然可以使用这个空间储物袋了。

不过多了个心眼的吕九九还不忘将这储物袋故意弄脏,还将上面的绣纹小心翼翼的抽掉,为的就是怕被人发现这是高少卿的遗物。

缓步走进了康陵城,正值午时的康陵城内人声鼎沸,来来往往的行人络绎不绝...

吕九九身穿着破烂麻布衣穿梭在人群中,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根本没有人愿意靠近他...

不过这对于吕九九来说倒也是松了口气,虽然过去了一个月,对于杀死高少卿的凶手的通缉令始终没有撤销。

尽管人不是他杀的,但是他却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

因为高少卿的遗物尽数都在他的储物袋中,有了灵气的吕九九自然也能使用那个储物袋...

随后吕九九便发现了那储物袋中的金银珠宝,以及其他各类宝物,当真是家底丰厚...

很快,吕九九来到了一个公用的澡堂,这里一般都是一些平民百姓以及干完粗活累活的农民工来的地方,收价也不贵,只要五个铜板就可以进去清洗一个时辰。

好在吕九九现在也是有些资产,区区五个铜板还是拿得出手的,随手便甩给守门侍卫五个铜板,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足足在里面洗了快一个时辰,将身上多年来的肮脏污渍都洗得干干净净的,皮肤都搓得红了一块,九九才罢休。

而里面的其他的洗澡的人,早已是大吃一惊,看着吕九九只是一个人,居然就把大澡盆内的清水,给洗得浑浊不堪......

一个个的都是目瞪口呆,但是吕九九却是不以为然。

撇了撇嘴,心说:你们怕是没见过丐帮内的那些七八十岁的老乞丐,估计一湖清水都能给洗污...

洗完澡的吕九九,整个人明显精气神都提升了许多,一头乌黑的长发束扎在了脑后,垂下了七寸长的马尾。

白白净净的稚气小脸上,散发着一股与其年龄完全不相符合的成熟气息。

眉宇间英气侧漏,虽然不是十分英俊,但也算得上是比先前灰头土脸的乞丐模样俊朗了不少!

只不过他现在身上穿的还是那一身破烂的乞丐装。

洗完澡后的吕九九紧接着便去了一家服装店,买了一套浅蓝色的布衣裳穿在了上身。

腰间系一灰色腰带,储物袋塞在了腰带夹层中,下身则是一件黑色的布裤,和一双黑布鞋...

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介平民的装束,但跟之前的乞丐装扮相比,确实是有了脱胎换骨的模样。

就连那服装店的老板,都一个劲儿的称赞吕九九相貌不凡,如此少年,眉宇间便有勃勃英气流露,实为少年英雄!

完全应验了那句“佛要金装,人要衣装”。

打理完了一切之后,吕九九便往康陵城内的一处角落走去。

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有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女,正跪坐在路旁。

跟之前的吕九九一样,身上穿着的都是破洞补丁的乞丐服装。

一头本该是亮丽乌黑的秀发,扎成了一根麻花辫,毛毛躁躁,就像是一根麻绳一般。

少女的眼睛很大,水灵灵的,有一种仍谁看了都会不由自主的心生怜悯的感觉...

或许也正是因为少女的这一特点,路过的行人多数也都会可怜可怜她,朝少女的碗中扔上那么一两块铜板......

吕九九来到了少女面前。

少女此时正低着头,见有人脚步过来,下意识地抬起了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眼前来人。

清脆的声音如同百灵鸟般动人:“大哥哥,可怜可怜我吧!我好久没吃东西了!”

吕九九见状不由得愣了愣,心想这笨丫头居然没认出我来,不由得一阵好笑。

“百丫头!看清楚点,是我!”吕九九蹲下身来,笑着说道。

少女名叫吕一百,刚好是丐帮内排位第一百位,也刚刚好小吕九九一位,平日里,也就属吕一百和吕九九最玩得来。

吕一百是七岁的时候进的丐帮,和吕九九从七岁玩到了十六岁,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如今吕九九有了钱,自然不会忘记这个跟自己玩得要好的妹子。

吕一百听后也是愣住了,因为,在她认识的人之中,只有吕九九哥哥会这么叫她,她下意识轻声问道:“你,你是九哥?”

看着吕一百那一脸不敢相信的大眼睛,吕九九无奈地笑了起来,“除了我谁还会叫你百丫头?唉,真是个笨丫头!”

说着,吕九九也丝毫不嫌弃地伸手摸了摸吕一百的小脑袋。

这下吕一百终于反应过来了,眼前的这个英气勃发的少年,就是平日里和自己玩得最好,对自己最好的九哥...

看见失踪了一个月的九哥,突然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吕一百顿时就委屈得眼圈一红,大眼睛水灵灵的,泪水几乎夺眶而出。

“哇啊啊啊啊——!”

吕一百抱住了吕九九的脖子,抽着哭腔大哭了起来,“九,九哥!呜呜呜!我还以为你已经,呜呜,你已经死掉了!呜呜呜!他们,他们都说你死掉了!”

吕九九心疼地轻拍着吕一百薄弱的后背,安慰道:“好啦好啦!你九哥我哪有那么容易死掉,这一个月你没少受委屈吧?”

哭了一阵后,吕一百这才放开了手,红着眼睛,带着哭腔说道:“对不起九哥,都是我不好,把你新衣服都给弄脏了!”

“没事的,没关系的丫头,一件衣服而已。”吕九九伸手为吕一百擦去了小脸上的泪水,这不擦还好,一擦,直接就给吕一百擦成了个大花猫。

“噗呲——!”

吕九九见状实在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吕一百不解的问:“九哥你笑什么呀?”

“没事没事!就是看你百丫头你平平安安的,高兴!”吕九九忍着笑说着。

吕一百也笑了起来,虽然她现在是一脸的大花猫,但是笑起来也倒怪好看,“我看见九哥还活着,我也高兴!”

但很快,吕一百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容逐渐消散了下来:“只不过......”

吕九九也察觉到了不对,问道:“怎么了?七堂主又来找你麻烦了是吗?!”

吕一百没说,但是她小花脸上,那惊恐的表情却已经出卖了她。

“该死!那个老色鬼!看我不扒了他的皮!”吕九九恶狠狠地小声说着。

丐帮一共有九堂,九堂分别有九个堂主,其中吕九九和吕一百就是九堂主门下的人。

那个七堂主,是个七十多岁的老色鬼,仗着自己是堂主的身份,没少欺负自己门下的女乞丐,甚至还把一两个女乞丐搞大了肚子!

而吕一百,却是整个丐帮里面唯一的少女,天真纯洁并且还是处女之身,这老色鬼怎能不盯上?

平时还能有吕九九护着吕一百,但是吕九九这失踪了一个月,七堂主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开始骚扰起吕一百了,无奈之下,吕一百只好去找九堂主。

好在九堂主心好,否则也不会收留吕九九和吕一百了,在帮里,有九堂主护着,七堂主自然不敢怎么样。

但是到了外面,七堂主就开始吩咐他的门下,打压欺负吕一百,要她乖乖去找七堂主献上自己的处女之身。

这些乞丐在穷苦的日子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什么样污言秽语不会说,几下就能把纯真的吕一百给说哭。

而现在吕九九回来了,知道了真相的他自然是不会放过那个老色鬼,正好他也打算带着吕一百回帮内,告知九堂主自己要带着吕一百退出丐帮的事情。

于是,吕九九心中便已有了算计......

不过在回去之前,吕九九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带吕一百去清洗一下身子,再给她买几件漂亮衣裳。

“百丫头,以后跟哥走吧!”吕九九对吕一百说道。

或许是受了太久的欺负,也或许是她真心待吕九九做哥哥,吕一百答应得很干脆,“好!”

随后吕九九便带着吕一百去了之前自己去的那洗澡堂,让她先去女澡堂将自己洗了一下。

同样的花费了五个铜板,等待了快一个时辰。

期间,吕九九还顺便去女衣店内,按照这吕一百大致的尺码买了两套新衣服,回到澡堂,让门口的女侍给送了进去...

看着刚刚出浴的吕一百,吕九九不由得愣了愣,尽管他一早就知道吕一百也算是个小美人胚子,但平时大家都是灰头土脸的,并且都穿着一身破乞丐装,浑身又脏又臭的,也没太大的差别。

而此刻的吕一百,不仅皮肤变得白皙水嫩,就连她那原本乱得跟粗麻绳一样的麻花辫,也变得乌黑柔顺了起来,披在身后,额前几缕轻丝垂落发梢,被她轻轻拨于耳后...

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比以往显得更加的水灵动人,虽然脸上的稚气还未随着年龄的脱落,但是那圆润的小瓜子脸蛋,已经在预示着少女日后长大,必会是一红颜祸水......

“怎么样,好看吗九哥?”吕一百轻轻摆了摆身上的淡粉色广袖裙,宛若百花中的那一朵不染红尘的纯洁小百合。

吕九九不由得拍掌称道:“真好看!百丫头你不如改名就叫白雪吧!”

虽然这句话只不过是吕九九随口即兴说出,但是一直将吕九九当做亲哥哥对待的吕一百却很是高兴的答应了下来。

“好!就听九哥的,我以后就叫吕白雪啦!”吕白雪笑着说,“要不然九哥你也改个名字吧?”

“哈哈哈!”吕九九笑了,“还是算了,我觉得九九这个名字还挺好的!”

要说巧,那也还确实是巧,前一世的吕九九,在孤儿院内也是排位第九十九孤儿,所以前一世的他,名字也叫做九九...

“好了!现在,我们要去丐帮通知一下九堂主退出一事了,顺便找找那老色鬼的麻烦!”

吕九九见一切都准备就绪,便拉上吕白雪,往丐帮的大本营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