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二章 巷弄春色

强大自身,在修仙的世界里,强大,可不是普普通通的锻炼就能变强大的,一个凡人的力量再强大,也是无法与修士的力量相匹敌的。

跟吕九九上一世看过的修仙小说一样,在这个世界要变强,唯有打坐修炼灵气。

通过运用天地灵气的力量,才能突破凡人体质的限制,从而做到凡人寻常所无法做到的事情。

但是打坐修炼一事,尤其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做到的,不仅需要名师的指导,还需要一本初级的入门修炼心法。

然而这些,对于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乞丐吕九九来说,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沙沙沙——

吕九九一个人沿着路边走着,突然听见一边的胡同巷子内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

现在已经是快戌时①了,大街上也没有什么行人商贩,只剩下少数的几个丐帮弟子还在无头苍蝇般来回渡步着,显得有些安静。

“似乎是有人打斗?”

吕九九听着这响动有点不同寻常,当下判断应该是有人在巷内打斗。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吕九九心想还是快些走开,少管闲事,毕竟在这个世界,多管闲事和自找死路没有什么区别。

......

夕阳徐徐落下,狭窄的巷内早已没了光亮,变得昏暗了起来。

像这种窄巷,若放在平时光天白日,根本就没人会莅临光顾,但是放在戌时之后,却是那些有怪异癖好的风流人士的苟且场所。

这不,太阳刚落下没多久,昏暗的窄巷内就出现了两个模糊的人影,仔细一看,其中一位便是白天在丽人苑门口大发威风的高二爷。

高二爷此时身着一袭锦衣玉袍,白日里头上戴着的那顶玉冠发帽也早已不见,头发散落在脑后,活脱脱一副放荡风流子弟模样。

在他怀中搂抱着的是丽人苑内的一位艳丽女子,浓妆淡抹,脸色泛红,一身粉色轻纱裙衣,衣衫内的肌肤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皎洁的圆月在稀疏的薄云中若隐若现着......

啪!

黑暗中,一只大脚突然踩在窄巷内的小碎石上,发出一丝声响,在黑暗中突兀的响起。

“谁?!”chi裸着上半身的高二爷,下意识闻声望去,神情瞬间严肃了起来。

“哪有人呀?~少爷您可别吓唬小妹啦~”怀中的佳人闻声看向了,那窄巷内的黑暗深处,娇躯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高二爷缓缓将怀中的佳人推开,眼神一边警惕地盯着,前方那一片黑暗区域,一边冷静地将上身的衣衫穿上。

“藏头鼠尾,算什么英雄好汉!”高二爷将那片黑暗始终毫无动静,周围反而静得可怕,心中不由得慌乱了起来。

心想自己也是江湖中人,当初自持修习了一套修仙心法,变得强大无比,便肆无忌惮地四处招惹,可谓是树立了不少的仇敌。

若是寻常江湖人士,他倒也是可以轻松应付,可若是碰上了修士,那就不好说了......

突然,警觉的高二爷察觉后背一阵凉意袭来,紧忙身躯一个前扑,朝前迅速翻滚了一圈,随后单手按地,稳住身形,抬头,总算是看清了来人的面目。

眼前来人一袭黑衣包裹,就连头部面庞也都是黑布包裹着,只留出了一双凛冽的双眼。

“你......!”

高二爷看了一眼那黑衣人的双眼,不由得虎躯一震,眼中不禁流露出了,生平的第一次恐惧!

凛冽的杀气从黑衣人的眼中释放出来,宛如形成了一个强大的,虚无的压力空间,压得高二爷不由得双手撑在地面,跪伏着身子。

背后的冷汗早已将衣衫浸湿......

高二爷不敢再看向那黑衣人的双眼,暗自运转起了体内的灵气,方才有了余力开口说话道:

“不知在下何时冲撞了前辈,实在是有眼无珠,如有冒犯还请前辈,大人不记小人过...”

眼看着这黑衣人光是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修习了修仙心法皮毛的自己无法动弹,可见其凶悍程度,绝对是正统的修仙人士,也正是如此,高二爷这才不得不委曲求全。

黑衣人不知何时,已经将一旁的女子给打晕了过去,左手悬空一托,将女子隔空托放在了一旁。

这才开口道:“高少卿,高家二少爷,一介凡人,因机缘巧合得一修仙心法,从此在人间江湖中无恶不作。”

高少卿听后顿时大惊,急忙趴倒在地,甚至带着一丝的哭腔求饶道:“前辈饶命啊!小的,小的再也不敢啦!”

黑衣人见状,负手而立,轻叹了口气,周围凛然的杀气也随之消散,“哎,见你不过三十,无师无门,仅凭一本残缺的心法却也能修炼至凝气境五层,倒也是有些天赋......”

高少卿感觉到了原本围绕在自己周围的压力已然消散,再听了那黑衣人的话后,心中一喜,还以为这前辈见自己颇有天赋,动了恻隐之心。

连忙跪倒在地上,语气显得无比诚恳:“前辈若能宽宏大量绕我一命,我日后定当改邪归正,不在作恶!”

随后,高少卿眼中精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若前辈不嫌弃,我甘愿拜于前辈门下!”

这话说的语气无比的诚恳,绕是任何一个人听后都说不定会被他的真心诚恳给打动,点头答应下来。

但是,那黑衣人听后却是一阵漠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即便你日后真是改邪归正,我今日也不能绕了你,无奈任务在身,你,自裁吧!”

轰——

一句自裁,宛如一记**在高少卿的脑海中响起。

“前...前辈......”高少卿看着眼前的黑衣人,眼底不由得闪过了一丝厉色。

想他多年在江湖中闯荡历练,树立了不少仇敌还能好好得活着,多少有些阴人的本事。

黑衣人转过身去,淡然道:“多说无益。”

高少卿见黑衣人转过身,原本显得无比哀伤却悲悯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抹奸诈,眼神中也是多出了一抹杀意。

沙——

体内的灵气飞速运转,高少卿不知何时,从身上取出了一把半尺长的金丝匕首,紧握于右掌中,毫不犹豫地朝着黑衣人的后背,心脏的位置突刺了过去。

若是寻常的金属匕首对于修仙人士来说,不过是普通的皮肉之伤,完全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是高少卿这匕首上,却是被他体内运转输出的灵气所覆盖,对于修士也是有足够的杀伤力的!

“去死吧!”

眼看着匕尖已经刺中了黑衣人的后背,高少卿不由得兴奋得一声怒吼,同时也卯足了劲,加速了体内的灵气输出。

噗——!

眨眼的功夫,整根的金丝匕首,已经完全没入了黑衣人的后背。

“哈哈哈,活该!任你再强,在本大爷的偷袭下还能不死!”高少卿眼中无法掩饰的兴奋,原本脸上装出的悲悯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奸诈杀厉。

“唉——!”

突然,黑衣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高少卿的笑声也随之戛然而止,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手中已经没入黑衣人后背的匕首,喃喃道:“不可能!怎么,怎么可能!”

哪怕是修士,在这一匕首穿体而入的情况下,也该流出点血来,但是,眼前黑衣人的后背,却一丝鲜血也没有流出,再加上他那一声叹息,高少卿怎能不惊讶!

“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唰——

眼前一花,黑衣人的身形瞬间消失不见,伴随着高少卿身后响起的声音,那把金丝匕首不知何时已经到了黑衣人的手上。

如法炮制地从后背穿透了高少卿的胸膛,心脏的位置......

噗——!

一记穿膛,秒杀!

“这......这就是真正的......修......修士......”高少卿满脸的不敢相信与惊恐,眼看着自己心口处突刺出来的血红的匕尖,身躯也随之朝前笔挺地倒了下去。

嘭!

黑衣人显然对自己的实力有十足的信心,见高少卿的尸体笔挺地倒在了地上,也不多做停留,随之祭出了一柄飞剑,化作了一道流光飞走了......

然而,他却想不到,在窄巷的另一个角落,一个少年的身影正背靠在墙上,喘着惊恐的粗气,这个少年就是吕九九!

或许是受了白天九爷死亡的影响,他鬼使神差地顺着动静来到了窄巷内,也正好见证到了方才眼前的一幕。

感受到了那个黑衣人所带来的强大压力,不由得满身冷汗,几乎快昏厥过去......

(未完待续。)

戌时①:大约是现代的19:00-2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