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二十六章 荒芜死镇

康陵城,高家府邸。

高少齐独自在房间中打坐着,一缕缕的蓝色灵气,萦绕在他的身体周围。

“还是不够!”高少齐眉头一皱。

空气中的灵气源源不断地注入体内,感受着体内汹涌流转的灵气,已经是凝气境七层巅峰的境界,但是高少齐却心知,这样的程度,还不足以打败那名少年...

“为何,那个名叫九九的少年......才不过五层的修为,我却不敌......”高少齐自顾自地说着,语气中充满了不甘。

“那是因为,他的体内不仅仅有灵气。”屋窗外,突然一个妖娆的声音响起。

“是谁?!”高少齐大惊,急忙灵气内蕴,弹身而起。

吱呀——

木窗缓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开,一个身形美艳的女子,不知何时站在了窗外,侧对着高少齐。

高少齐虽然只能看见她的半张脸,但还是吃了一惊。

“谢云芳?!”

高少齐肃然,他在陆家之时,也是见过这谢云芳,不过只是个普通的美艳女子,但是现在看来,恐怕远不是那么简单。

以自己凝气境七层的实力,打坐时散播开来的意识范围,足有将整个房屋的内外覆盖住,周围内的一草一木,来往侍卫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察觉。

可这谢云芳,却能让自己无法察觉到其存在,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自己屋外,单是这一点,就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哎呀呀!高大少的表情可真吓人呢~”谢云芳轻轻甩了甩手中的绣绢,娇嗔着说着。

“你到底是什么人!”高少齐缓缓朝后退了几步,他无法用神识勘测出对方实力...

那也就是说,眼前这个看似普通的女子......实力修为居然不在自己之下!

“呵呵呵,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你。”谢云芳的一颦一笑间,似乎都充满了一股迷人的诱惑。

“帮我?哼,我不需要!”高少齐闻言,却是不屑的说。

“我高少齐,即便再是不济,也绝不依靠任何外力手段,我会堂堂正正的击败他!”

谢云芳听得握着小嘴,呵呵轻笑了起来,看着高少齐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戏谑:“你们这些修士,一个个的都是嘴上说着好听,我也不再与你多说,你家那老家伙已经发现我了......”

说着,从衣领的胸口处,漏出的胸沟中,取出了一枚暗红色的药丸,扔给了高少齐。

“接着,这是二品血灵丹,吃了它,可以瞬间提高体内灵气修为,至少筑基以下,无人能敌!”

高少齐一把顺势接过,同时掌心之中溢出一道灵气,仔细检查了一下那丹药,发现并没有做什么手脚,当下心中不由得一惊。

“真的是二品血灵丹......”高少齐诧异抬起头,看向谢云芳的方向,却发现,那谢云芳已不见了踪迹......

“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帮我......”高少齐心中暗道。

很快,没过多久,屋外传来一阵强风,磅礴的灵气将高少齐的整个房屋覆盖,一个高大的人影也眨眼而至。

“父亲。”高少齐看着来人,手中不动声色地将那二品血灵丹,放入了腰间的储物袋内。

“刚才可是有什么人来过?”高洪看着高少齐,淡淡的问道。

“......我一直在屋内修炼,并没有发现有谁来过。”高少齐皱了皱眉头,表示很不解。

高洪狐疑地看了高少齐一眼,再四处环查了一遍,发现确实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这才转身走掉了。

看着高洪走掉的背影,高少齐后背却已是泛起了一阵冷汗,看自己父亲先前凝重的神色,那谢云芳恐怕没那么简单。

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储物袋,高少齐眼中一凝,自言自语着:“吕九九,我一定会抓到你......”

......

满是金黄稻穗的田野中,九九一行人正缓步走着。

白雪依然是喜欢冲在队伍前面,乌黑的秀发在空中飘舞着,小脚跳着步伐,嘴里哼着曲调,纤纤玉手,在田野里的稻穗上,轻扶开来...

而九九就一路跟在白雪的身后,看着她身穿淡绿纱裙的背影,就好像是这片金黄田野中,刚刚新生出的一簇青莲,自在摇曳着,煞是好看。

后方,则是洛淳与乐瑶,这两人上辈子可能是冤家,乐瑶刚加入队伍没两天,这两人就有事没事爱吵架,不过出奇的是,每次吵架,洛淳都是吃亏。

“诶!你为什么要叫九九,怪胎九啊?”乐瑶和洛淳跟在九九身后,乐瑶手中抓着一根稻穗,小声问洛淳。

“你叫谁诶呢?哥哥我有名字的。”洛淳斗大的牛眼,直接白了乐瑶一眼。

“光头淳!嘿嘿,我这样叫你总可以了吧!”乐瑶嗔道,抬起手,将手中的稻穗甩在洛淳身上。

“我他妈叫洛淳,不叫光头淳!你别学那怪胎九乱叫。”洛淳闻言一顿无语,接住了手中的稻穗,脚下悄悄慢了一步...

“那小家伙,也就十六岁吧?为什么这么厉害?难道真的是怪胎?”乐瑶皱着眉头,想起这两天,有时经常会看见,九九摆出一副成熟老练的神态。

即便是让人看着有股违和感,却又不知为何,让人挑不出一丝,假装的意味,就好似浑然天成。

久而久之后,乐瑶就认定了,眼前这个十六岁的少年,一定是少年老成的那种存在...

“可不是嘛,不然怎么叫怪胎九!”洛淳悄悄来到了乐瑶的身后,将手里的稻穗头上,那些成熟的一颗颗米粒,偷偷抖进了乐瑶的后衣襟内...

然后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快步走到了九九身旁。

“诶?”

乐瑶走了几步,就突然发觉背后传来一阵瘙痒,下意识“哎呀!”一声,急忙抬手伸进衣服背后,居然抓出了一把米粒。

“臭光头!”那乐瑶见后,直接就气得黛眉皱起,俏脸上浮起一抹红晕,许是给气得。

“干嘛呀?”洛淳转过头,装作一脸茫然地问道。

“是不是你干的!”乐瑶上前,一把伸出手掌,上面尽是稻穗上的米粒。

“我不知道啊,兴许是这里风大,吹到你身上的!”洛淳无辜地瞪着牛眼,摇摇头道。

“去你的!还想骗我!”然而乐瑶心里知道,肯定是洛淳捉弄的她,抬起手,直接就将那一把米粒,甩在了他脸上。

“卧槽!你怎么又打人!”洛淳居然也不还手,怪叫了一声,转过身就往前跑掉了。

“就是打你这个臭光头!”

而乐瑶却是提起身上的白纱裙摆,一路追了上去,手中不断地从路边,捡起一块块的小石头,朝着洛淳砸去。

一旁的白雪看见乐瑶又在欺负洛淳了,也是笑呵呵地跑上去,跟着乐瑶,一起捡起了脚下的石子,纷纷朝着洛淳砸去,两人竟是一路追得乐此不彼。

洛淳也是极为浮夸地抱着脑袋,口中不停地哀嚎怪叫着,四处乱窜,时不时身上还会被挨上几下,但是对于皮糙肉厚的他,就和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哈哈哈!”

九九跟在后面看着,也是不由得捧腹大笑起来,心说洛淳这家伙,虽然看上去有些傻,但是逗起女孩子来,居然也是有一套。

四人一路欢声笑语,很快就走出了田野,迎面就看见了一处小镇的大石门。

锦田镇。

高高的石拱大门上,刻了小镇的名字。但是九九站在了大门外,却是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当即停下了脚步。

“好了,先别闹了。”九九小声提醒,一旁追逐打闹着的洛淳和乐瑶也闻言停了下来。

乐瑶这才白了洛淳一眼,将手中的最后一颗石头,赌气砸在了洛淳的身上。

“砰”的一声,洛淳却是不闪不避,用胸膛硬接住了那块石头,摆出一副疼得要命的模样。

乐瑶自然不会上他的当,嗔了他一眼,便叉腰转过了头,不再理会。

白雪走到了九九的身旁,也很快发现了好像有什么不对劲,抬头向九九说道:“九哥,这里好奇怪。”

“是啊,给人一种不对劲的感觉,但是又说不上来。”乐瑶也发现了,开口说道。

“切,装神弄鬼,有什么不对劲的,不就是安静了点嘛!”洛淳见大家一副警惕的模样,随即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走到了小镇大门下,往小镇内望去...

“是安静,但是**静了!”九九也缓步走过了大门,朝着小镇内走去。

一行人急忙跟在了九九身后,四处观望着。

四处无人!

“这些店铺门市,怎么都是关着的?这才未时,还不到天黑呢。”别看乐瑶长得一副红颜祸水,但性子却很开朗,动作大大咧咧地,在小镇内四处摸索着。

每走到一个店铺门前,就跑上去敲敲门,大声问道:“有人吗?”

但是没有任何的声音回应她,只有空中偶尔飞过几只乌鸦,发出“嘎!嘎!”的怪叫......

“很奇怪,从我们外面过来时,那满田的金黄稻穗来看,这小镇内应该是有人才对。”白雪紧紧跟在九九的身后,她可没有乐瑶那么大的胆子,东摸摸西碰碰的。

“但是那满田的稻穗,都已经熟透了,却没有任何人去收割。”洛淳身形有意无意地跟在乐瑶后面,四处警惕地观望着。

“那说明,这小镇内本来是有人的,那满田的稻穗,就是在立春时插秧种下的!”九九不自觉加快了脚步。

很快,四人穿过了前一段的门市路段,来到了居民区域。

但是刚一到这小镇的居民区中,九九等人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住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