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二十五章 倾城美女

而后方的白雪,在经过了五天的打坐内视修炼后,也居然成了凝气境一层的修士,这让九九当时都唏嘘不已,说自己当初可是花费了十天的时间,才达到的一层修为。

虽然说白雪打坐修炼的时候,有九九在一旁指导,但是这快了一半的时间,也让九九不得不夸赞白雪的天赋,说着当初,应该早早就让她踏入修仙一道。

于是,有了灵气修为的白雪,也是娇喝一声,体内稀薄的灵气运起,飞身冲入了战场,挑选了一名实力稍差的黑衣人,与那处于劣势的侠士,联手攻击了起来。

“喝啊!”玉手化掌,拍在了那名黑衣人的侧腕,直接把那名黑衣人持剑的右手,拍得高高受力抬起。

而那名侠士也瞬间抓住时机,眼神中杀气一凛,手中大刀砍出,直接砍中的黑衣人的胸膛。

那黑衣人“啊!”的一声惨叫,身体后倒,死了过去...

“多谢姑娘出手相助!”那名侠士激动的朝着白雪一拱手,或许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看的少女出手,联合自己一齐杀死了敌人。

但是白雪却是脸色一白,看着死去的黑衣人,胸腔内顿时涌起一种反胃,招呼也不打,急忙转身跑开了来。

白雪虽然之前一直跟着九九,也见过了好几次的杀人场面,但都不是自己亲手接触过的,如今她亲手致死了一个人,当下就有点接受不了,着也是正常...

此时的九九,也已经穿梭在了战场中,接连解决了七名的黑衣人,无不非死即重伤!

仅剩下的一名黑衣人,见状也再也不敢动手了,看着九九的眼神中充满了畏惧,手中长剑一丢,转身就怪叫着跑掉了。

九九转过身去,也没想再去追杀。

但是一旁的侠士,应该是所以侠士中最强的存在,脚尖一踢地上的长剑剑柄,只听得“咻!”的一声,那长剑飞出,直接朝着跑掉的黑衣人飞刺而去。

“噗呲!”

长剑穿体,最后一名黑衣人也死掉了......

九九见后,心底一惊,心说自己还是太嫩了,出入江湖恩怨,居然还会对敌人仁慈。

那名侠士眼神有些怪异地看了九九一眼,拱手抱礼谢道:“多谢少侠今日出手相助!”

九九摆了摆手,说了句不客气,便走开了。

虽说这名侠士看上去三十多岁,资深的江湖履历,也足以让九九叫他一声前辈,但是九九没有,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是靠实力说话的。

那侠士见九九如此态度,也是不敢多说什么,对方才十六岁,就有如此实力,背后定然是有强大靠山,是招惹不得的。

环顾了一下四周,自己的侠士手下,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身后不到十名,而且也都是受了伤。

再看了看那车队的人,侍卫女仆尽数死光,那车队主人的马车架子上,也是流出了一滩鲜血,应该也是死了。

只剩下了那一名貌美女子,正举着一把长剑,疯狂地追杀着一名光头汉子...

“唉!走吧!”侠士无奈叹气,朝着身后的同伙挥了挥手,一行人转身离开。

这次受人所雇,保护车队,一路过来也是遇到无数拦路劫匪,死伤无数,到了这里,却是遇到了这么强的黑衣人队伍,自己的人虽然活了一部分下来,那满车的队伍,却是死得就剩下一女子。

他们也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雇佣的钱更是要不得,只能一个个负伤离开了...

九九也没有阻拦,这车队的人都死光了,他们留下来也没什么用了。

“砍死你!砍死你!”一声声娇喝响起,可怜的洛淳,此时还在被那野蛮的美女子,一路追砍着...

“卧槽!姑娘,我真的是来救你的啊!”洛淳双手抱着光头,四处躲避着,却不敢出手,伤了这位姑奶奶。

“九哥,洛大哥是怎么回事?我们不是来救人的吗?”白雪现在的状态也好了许多,一脸诧然地走到九九身旁,看着被追杀的洛淳。

“我哪里知道,或许是光头淳长得太吓人了吧!把人家小姑娘吓到了!”九九在远处已经是看得笑了起来。

那洛淳高大的身躯,正抱着自己的大光头,被一个姑娘,拿着剑到处追砍着...

“靠!怪胎九,你还在那揶揄老子,快来帮忙啊!”洛淳斗大的牛眼,很快就看见了远处的九九与白雪二人,早已解决了其他的黑衣人,正站在一块,乐呵呵地看着自己。

气得当场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老子等下被砍死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还笑!”

“噗哈哈哈!我都说了,是你自己长得太吓人了!”九九没心没肺地笑着说,同时眼神示意了白雪一下。

白雪急忙忍着笑意,一路小跑上去,纤纤玉手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腕,轻声笑道:“这位姐姐,不要再打啦!洛大哥是好人。”

那女子停下了手中的长剑,黛目眨了眨,看着眼前清纯的少女,才慢慢冷静了下来,道:“那臭光头真的是好人?”

说着,手中的长剑指了指,早已躲远的洛淳...

“是的呀!洛大哥可是第一个冲出来就你的!”白雪急忙解释着。

“可是我明明听见他喊,放下那个姑娘,让我......让我来!”女子黛目闪了闪,微红的脸蛋,咬着嘴唇道。

“哎呀,我跟你说......”白雪一把拉住女子的皓腕,贴身到其耳边,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而远处的洛淳,早已跑到了九九的身侧,跟个受宠若惊的小老虎似的,一双斗大的牛眼,瞪着远处的那女子,口中喃喃:“太可怕了......这女人太疯了!招招要了我老命呀!”

“瞧你说的,人家不就拿剑砍了你几下嘛,至于吗?”九九不由得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我靠!说的简单,那女人招招往我命根子砍,我现在想起来还是一阵头皮发麻!”

“要是躲不及,我这会儿估计已经断子绝孙了!!!”洛淳抖了抖虎躯,一脸畏惧地看着远处的那女子。

九九听得也是一愣,眼中看向洛淳的神情,居然有着一丝怜悯......

摇了摇头,九九安慰道:“没关系,这不还在吗!”

洛淳听后,直接就是给了九九一个白眼。

看着远处和白雪窃窃私语的野蛮美女子,洛淳颤着声音问道:“白雪跟那女人说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你就放心吧!交给白丫头,女人跟女人毕竟好说话。”九九耸了耸肩膀。

大约过了一刻钟,白雪才一脸兴高采烈地,牵着那野蛮美女子的小手,来到了九九二人面前,悄悄朝着九九,表露出一副,完全搞定的神情。

“姑娘你好!”九九朝着那女子点了点头,笑着打招呼道。

女子点了点头,随后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一旁的洛淳一眼,开口轻声作揖道:“我叫夕乐瑶,多谢......少侠,还有白妹妹相救!”

夕乐瑶看上去也有十八九岁,比九九大了三岁,一时间想不到怎么称呼,便愣了愣,随后便唤作少侠。

对于一边的洛淳,她却是给了个白眼,没有再多搭理...

“哦!原来是夕姑娘,我是白雪的哥哥,吕九九,这位是洛淳!”九九急忙拱手回礼。

夕乐瑶点了点头,脸上显然没太多的兴致,毕竟她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而且那死在马车内的车队主人,就是他的父亲。

想着自己的父亲身死,原本野蛮的乐瑶,瞬间眼眶一红,落下了泪来,娇滴滴地惹人心疼。

“好啦夕姐姐,你不要在哭啦,就先跟我们一起走吧!”一边的白雪见状,急忙伸手拍拍乐瑶的后背,安慰道。

九九听后却是轻声问了句:“夕姑娘,不知你家中还有何人?”

“我家里还有位婆婆,这次出来,就我和我爹,如今我爹却......”乐瑶轻泣着。

一旁的洛淳,见这乐瑶虽然野蛮,但是哭起来也倒怪可怜的,急忙抽出了一块手巾,递了过去。

乐瑶见状一愣,但还是下意识接了过来,轻轻擦拭着俏脸上的泪水。

“那你家住在哪里?”九九接着问。

“京城!”乐瑶答道。

“哈哈,那正好啊!我们正要去京城,你刚好可以跟着我们一路!”洛淳一听,急忙就是笑着站了出来,提议说道。

“也是,这一路上风险众多,你随我们结伴同行,会安全许多!”九九也是点点头。

白雪似乎挺喜欢乐瑶的样子,一听,急忙跳着搂住了乐瑶的胳膊,欢喜地笑道:“好呀!好呀!夕姐姐你就跟我们一起走嘛~!”

“好吧!”乐瑶吸了吸红红的鼻尖,也缓缓从悲伤中回过神来,答应道。

于是,九九一伙人,就从两男一女的三人行,变成了两男两女的四人同行。

将乐瑶父亲的尸体,抬起,找了处环境相对安静的竹林,将其简陋地埋葬了起来,捡了块大石头,九九体内灵气运转,在上面刻下了墓碑铭。

随后,乐瑶便是在死去的父亲墓前,跪着痛哭了足足数个时辰,一直到酉时快过...

太阳西落,一抹夕阳的红霞,斜斜地披在竹林间,将本是一片翠绿的竹林,染上了一层悲凉的霞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