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十九章 兵临城下

那些守门的侍卫,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来人,当下吓得急忙敲响了警戒锣鼓,同时一架架弓弩,从石墙上的洞口处冒出。

咔!咔!咔!

一名名的弩箭手,悄然躲藏在其石墙内,快速将弩箭搭上弓弦,齐刷刷地一片声响,有如千军万马之势。

一名管事,急忙站了出来,躲在大门上方的围墙后面,卯足了力气,隔着几十里地喊道:“来者何人!速速止步!此乃陆家领地!”

御剑而来的白衣男子,便是高家大少爷,高洪的大儿子,高少齐。

这高少齐一看便是修仙之人,自然是耳目聪慧,不用那名管事大喊,也足以听见他的话。

“我乃高家之子,高少齐!今日来捉拿杀人凶犯!”

那高少齐看似只是,轻轻开口说着,但却是气运丹田,一道灵气裹挟着语气,将所说的话,隔着数十里地远,直接送到了那管事的面前。

轰!

宛如一阵爆响雷鸣,在管事的脑海中轰然炸起,管事也明白了对方的来意,同时更吃惊对方的身份背景。

居然会是高家的大少爷,高少齐!

守门的管事有两名,其中一名在听说了高少齐的名号后,便飞快地跑回了家中,向陆尚春禀报去了......

而陆家的家主屋堂内,陆尚春才刚刚从气晕中,缓缓苏醒了过来,便听说没抓住陆淳和那个十六岁的杀人少年,还跑去了大少奶奶的居所,将那原本威胁着陆家安危的黑气,居然给搅散了,现在人不知在哪。

闻言,陆尚春又惊又怒,惊的是陆淳和那少年,居然能除去那团令人畏惧黑气,怒的是他们现如今逃得无影无踪,若是高家来抓人,自己交不出来,那连累的将会是整个陆家!

“快去!快去给我接着找,一定要把他们给我抓回来!”陆尚春气得直捶胸脯,感觉肺都快炸了...

但是这偌大的陆家,要找三个人,哪有那么快啊!

这时,那名看门的管事也终于,一路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跪倒在陆尚春的身前,颤着声音说道:“老,老爷!高家,高家抓人来了!!!”

“什么?!”

“人到哪了?又是谁带的人来!”陆尚春连忙指着管事问道,手指在空中止不住地颤抖。

“是高家大少爷,高少齐!足足带了两千名高家刀客,气势冲冲地,此时恐怕已经到大门口啦!”管事的急忙低着头说道。

即使他赶来之时,那高少齐带队的人马,看上去还有数十里远,但是奈何陆家太大,一路跑回来,也得一两刻钟的时间,加上那高少齐,还是御剑飞来的。

此时的确已经到了陆家大门跟前...

轰!

一听说是那高少齐,陆尚春的脑海中,瞬间就炸得一顿头皮发麻,人都快吓晕了过去。

这高少齐,可以说是整个康陵城内,仅次于高洪的恐怖存在。

这并不是因为他是高洪大儿子的缘故,而因他是正统的修仙界的修士,本该是一直在门派中潜心修道,却在一个月前,由于高少卿的死,而不得不下界而来!

人们通常将,修士从修仙界下到凡间江湖,称成是下界。

因为修仙界虽然与凡间江湖,处于在一个世界,但是却因为修仙界的大部分领地,都是在高山灵气充沛的地方,而且隔着凡间江湖,足足有上千万里遥远的距离。

而且这相隔的区域内,妖魔鬼怪无数,除非是强大无比的修士,才可以一路从修仙界,进过无数妖魔的领地,来到凡间江湖。

至于一般的修士,要从修仙界到凡间江湖,只得穿越过传送门,才能到达,所以才称为“下界”。

正统修士是什么概念,光看高少齐那御剑飞行的样子,就能分辨出,真正的修士,与所谓的江湖豪侠,二者间的区别。

一个说到底,终究还只不过是一介凡人,而另一个,却已是超脱了许多的凡人限制......

“怎么,你们陆家难不成,还想包庇一个杀人凶手?!”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高少齐脚踏着一柄飞剑,厉声喝道。

一袭白衣道袍,在身上灵气散发的作用下,无风自舞着。

剑眉星目,脸上分明的五官,像是被刀削切割出来的,给人一种凝利的感觉,好似他整个人,就是一把刀剑!

“高大少息怒,我们陆家绝不敢包庇,只是未有家主的吩咐,我们也不敢随意开门啊!”

管事急忙解释道,此刻身上早已经是,汗如雨下,浸透了全身上下。

“哼!”

突然,那高少齐一声怒喝,怒喝声宛如一道雷霆,直接传进了那名管事的脑海。

管事的脑中,直接响起“轰!”然一声,随后整个人便是两眼翻白,软绵绵地昏倒了在地。

“看来你们陆家的人,还真的把自己当一回事儿了!”

“不过我高家眼中的钱袋子,也敢嚣张!”高少齐不屑地一撇嘴,手中凌空一挥,随后身后的刀客们,便纷纷暴喝而起。

一个个地抽出了手中的长刀,口中高喊着“杀啊!”,就冲到了陆家高墙下。

嘬!嘬!嘬!

见这些刀客杀来,墙内的弓弩手们,也急忙扣下了扳机,无数的弩箭,如漫天的箭雨,向着那些刀客齐射而来。

然而,眼看着漫天箭雨射下,御剑悬空的高少齐手中,突然多出了一张黄纸咒符,上面画着晦涩难懂的晶蓝色符文。

眉头一皱,眼神中显然有些心疼,但高少齐还是飞快地扔出,口中一喝!

“凝水成屏!”

右手指间射出一道灵气,随即将之触发!

洪——!

骤然间,一滩蓝色汪洋般的清水,从符纸中爆发而出,一眨眼的功夫,就在空中淹没开来,然后瞬间凝结成一片蓝色屏障。

横空悬立,竟然将那些弩箭尽数接下!

嘶~

那些弓弩手们,哪里见过如此场面,纷纷以为是高少齐的手段,心说这当真是人力所能释放出来的吗?!一个个忍不住倒吸着凉气。

但这其实是高少齐,借用扔出的咒符威力,才释放出了如此神技,否则以他现在的实力,还远无法做到,除非他修炼到筑基或是金丹境界。

而那一张咒符,也正是金丹修士所篆刻的,释放出的威力,堪比筑基大圆满修士一击,可谓价值不菲,这也就是为何高少齐之前,会露出一脸心疼的模样了。

那些刀客们见状,却是心头一喜,纷纷冲马背上跃起,身形在高墙上的石缝中,飞速攀爬,几个呼吸的功夫,便跃上了高墙。

这些刀客们虽然平均三十岁开外,但是从小就被高家训练培养,如今体内也有着二十多年的内气修为,凭借着内气与轻功,跃上这十丈高的石墙,并非难事。

就在这些刀客越过了高墙,高少齐也踏着飞剑,一齐进入到陆家内后,那陆尚春,也正好带着一行侍卫,急匆匆地一路小跑了过来。

陆尚春一看见眼前,足足两千名的刀客,持刀而立,脸上充满了暴戾杀气,都瞪向了自己...

顿时就吓得浑身一颤,两腿一软,差点就趴倒在地。

“陆尚春!你来得正好,赶快交出陆淳,还有那杀我弟弟的凶手!”

“如若不然,我便是亲自翻了你陆家,也要找出人来!”

高少齐见陆尚春也出面了,便从空中落下,转而将飞剑持于手中,剑指着陆尚春喝道。

“哎呀!高大少爷真的是冤枉啊,我那逆子早已被我赶出家门,杀死令弟的事情,真的和我陆家无关呀!”从商了数十年的陆尚春,见这高少齐都把剑指到自己头上了。

直接就是吓得腿一软,跪倒在地,急急忙忙摆脱干系,颤巍巍解释着。

哪怕自己是康陵城人尽皆知的陆家,但是和高家比起来,陆尚春还是知道,这座城里,究竟是谁说了算的。

那高洪,可是打个喷嚏,整个康陵城都会随之一颤的恐怖存在,当下也不敢惹恼了这高少齐。

“哈哈哈!想不到你堂堂陆家家主,居然会贪生怕死到,亲手将自己的儿子,赶出家门!我高少齐今天也算是长了分见识!”

那高少齐因为是高家嫡子,本就狂妄,现在又成功踏入修仙一道,变得更加自信,丝毫不给陆尚春留一丝的脸面,直接大声冷嘲着。

陆尚春跪在地上,听得也是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但却是无可奈何,只能任由嘲辱。

“那高大少爷,是愿意放我陆家一马了?”陆尚春抬头问道。

“哼!放你陆家一马也是可以,毕竟康陵城还用得上你这个钱袋子!”

“将陆淳与那杀人凶手抓来,我就答应饶你陆家!”高少齐鄙夷地看了陆尚春一眼,撇着嘴冷笑道。

“可,可是,这偌大的陆家,他们躲藏了起来,一时半刻怕是难以找到啊!”陆尚春十分为难,一阵苦笑着。

“那既然如此,我就让我的手下们,一起在陆家找人吧!”高少齐眼中精光闪烁,其实他来之前,高洪就说过...

如果抓不到人,就找个借口,把陆家的家底给掏了,从此断了陆家的家财!

“啊!不可,万万不可呀!可不敢劳烦各位尊驾啦!”对于这种事情,陆尚春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凶脸汉子的刀客,若真是在陆家上下,肆无忌惮地抓起人来。

怕是不管是不是你凶手,凡见到反抗的男丁就杀,见到好看的侍女,就强行带走,甚至是当场奸淫,看到值钱的财宝,也一并拿走。

这样一来,他陆家几十年的积蓄,恐怕就要毁之一旦!

然而,那些刀客在高少齐的示意下,二话不说地就纷纷冲进了陆家内,陆尚春就是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陆尚春,我是给你脸了?!”

“我现在是在公事公办,捉拿凶手!你再敢阻挠,我不介意斩了你!”

高少齐一把将手中的长剑挥出,凌空斩在了一旁的假山上,那假山骤然炸成齑粉,**裸地威胁陆尚春道。

看见高少齐如此恐怖非凡的实力,陆尚春也是吓得不敢再多说话了,只好闭着嘴,浑身发抖,又气又惧,斗大的牛眼中,充满了不甘和怨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