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十八章 事实真相

但是陆淳的阻喊,还是慢了一拍,九九弹射出的灵气,直接命中洛彩霞的胸膛...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洛彩霞的胸口处赫然被穿透,赫然露出了个手指粗细的空洞,在胸口正中心的位置,而穿透的洞口周围,一缕一缕的黑气,如黑丝般四处散开。

哧——

显然,刚才的一击,不仅灵气直接给对方,造成了致命的穿透伤害,其中还渗透进了几丝灵气,在洛彩霞的体内,如烈火般灼烧着体内的森森阴气。

“娘!!!”

远处的陆淳见到自己亲娘,如此痛苦的惨状,再也顾不上其他,直接就冲出了那层灵气隔膜,来到了洛彩霞的面前。

身形在冲出的同时,陆淳就已经是双膝弯曲跪地,一路在地面上滑蹭了过来...

似乎是受了九九的这致命一击,周围洛彩霞所释放出来的阴气,也瞬间溃散,一切逐渐变得缓和了下来。

以至于冲出了灵气隔膜的陆淳,没有任何不舒适的异样,就来到了自己娘亲的面前。

“淳......淳儿......你是......淳儿...!”随着体内黑色阴气的消散,洛彩霞的意识也逐渐恢复,一脸慈爱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陆淳。

“是我啊!娘!我是淳儿!!!”

“淳儿!!!”

洛彩霞的声音变得颤抖了起来,此时她的声音,也变回了曾经的那样柔和,她抬起苍白瘦弱的手掌,轻轻拍在了陆淳的大脑袋上。

“傻孩子,哭什么呢。娘亲没想到自己还能再见你一面,娘真的很开心!”洛彩霞一边轻柔着陆淳的大脑袋,一边柔声道。

陆淳听后,虎躯一震,什么叫......还能再见一面!

“娘......你......”陆淳这才恍然,抬头看向了洛彩霞的胸口,那处穿透了整个身体的空洞...

虽然没有一丝鲜血的流出,但是看着洛彩霞不由自主,颤抖着的双手,显然是极其的痛苦!

“没事的!娘,你一定会没事的!我这就叫九弟来救你!”

“九弟!九弟!你快来!”

说着,陆淳的语气中甚至喊出了哭腔,斗牛大的眼睛中,红得血丝遍布,一大颗一大颗的泪滴,不受控制地就掉了下来。

这时,九九也刚好拉着白雪跑了过来,现在阁楼内已经没有了阴气,周围的一切也都变得,十分的平静与和平。

九九闻言,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连忙松开抓着白雪的手,走到了洛彩霞的背后,抱着一试的心态,手掌按在其背心,一股吸力从掌间生出。

轰——!

手掌瞬间就被弹开,同时体内的灵气骤然一阵反震,直接将九九震得心脉受损,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没用的,孩子,以你现在的修为,根本救不了我......”洛彩霞的声音渐渐变得无力了起来,但依旧是那么的柔和动人。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九弟,你继续!继续啊!”陆淳现在眼看洛彩霞,已经是气若游丝,脸上虽然没有了之前的鬼怪模样,但依旧是一阵煞白,急吼吼地喊着。

九九也深知陆淳对自己娘亲的不舍,他也不愿意洛彩霞因为自己而死去,便不顾一切,再一次将手掌按在其后背,要将渗入的灵气吸出。

但每一次都是毫无悬念地,被一股强力反弹开来,体内的灵气在经脉中,多次被震得絮乱,与本是另一条安静运转的内气,悄然交汇了起来...

但是现在的九九,根本就顾不上这些,他的眼中,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不顾一切地救回陆淳的母亲。

洛彩霞见状,也不愿身后的九九为了自己,再增添徒伤,当即眼中闪闪泛起精光,整个人也骤然变得十分精神了起来,好似什么病痛都没有了似的,脸色也温和红润了起来。

身后的九九却是感觉到,自己的吸力再也无法对洛彩霞,产生任何的效果了......

“娘,你......你这是......”陆淳大吃一惊,通红的眼睛瞪着娘亲。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白雪在内,都看出来了,洛彩霞现在已是回光返照,要进行最后的嘱托了。

无奈绝望的九九,起身走到了白雪的身旁,一把握住了白雪的小手。

之前还被鬼物吓得,芳心乱颤的白雪,现在也是不由得眼圈红了起来,看着陆淳和他的娘亲,心里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娘,委屈又悲伤地快哭了出来...

九九两世为孤,从未感受过母爱的他,也听闻过无数伟大母爱的故事,当下也是内心中感慨万千,紧紧握着白雪的小手,转过了头,留给陆淳和他娘亲,一些谈话的空间。

“不哭淳儿,你忘记了吗?娘从小就跟你说过,娘喜欢看着你笑的样子......”

“也正是因为这样,娘舍不得你呀!也就是你快十八岁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你更是英姿勃发,让人觉得未来一片光明,看着你,我也很欣慰,不由得想起了二十多年前,你的父亲,你长得随你父亲,但性格却继承了我俩的结合......”

“奈何,当时的我,就已经因为身体的原因,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而你父亲,也是从那以后,便了个人。”

陆淳听得一阵诧异,心说原来这一切的事情,都缘由两年前!

“那个时候,我的身体十分的虚弱,我甚至觉得自己,随时会在床上死去......后来,谢云芳进了陆家,她知道我的情况,就给了我颗漆黑的珠子,说那是颗鬼灵珠,妖魔鬼物吃下以后,可以提升实力,人吃下以后,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变成拥有不死能力的半鬼仙,另一种,就是变成不人不鬼的鬼物,丧失理智。”

“世间哪有真的不死能力,那谢云芳分明是在骗你呀!”陆淳一听,就知道了,洛彩霞居然是自己把自己,变成的先前那副,不人不鬼的模样,而且,其中还是那谢云芳在搞鬼!

一股浓烈的杀气,毫不掩饰地就从陆淳的眼中流露了出来。

“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我当时真的不想就那么死在床上,我还想在多陪陪你呀,我的淳儿!”洛彩霞却是欣慰的笑了,眼神中饱含着无尽的温柔与慈爱,看着陆淳。

“我当时好怕,好怕我一死,那些为了继承家产的歹人,会对你不利!哪怕只有一丝的希望...我也想再多活几年,看着你长大成人......”

“所以我答应了谢云芳的条件,吃下了那鬼灵珠,从此以后他便会留你在陆家,你们都不知道,谢云芳不是普通的舞女......”

一边的九九听着,心里也是了然,能随便拿出鬼灵珠那种东西的,又岂会真的是普普通通的丽人苑舞女?

“淳儿......我的时间不多了,在最后,我还能见你一面,我已经很知足了,也觉得自己两年前的抉择是多么的愚蠢......”洛彩霞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弱,脸色也逐渐苍白了下来。

陆淳看得一声悲呼,一把就将变得瘦若骨柴的洛彩霞,抱入了怀中,痛哭着...

“好在,淳儿你现在看起来,也变强大了,还有这么厉害的朋友......娘真的好开心......娘最后......真的......好......好想......再看你......笑的......样子......”话音一落,洛彩霞的最后一抹生机,也如烟般散尽,身躯软了下来......

“娘!!!”

陆淳跪坐在地上,紧紧抱着洛彩霞的尸体,仰天悲呼着...

一阵凉风吹过,陆淳怀中,洛彩霞的尸体,渐渐随着风散解开来。

从两年前开始,真正的洛彩霞就已经死了,一直以来,都是一具没有意识的,森森阴气,所化的躯壳...

现在躯壳被破,意识短暂地回归后,洛彩霞的尸体,也自然不能在容于尘世间......

伸出大手,试图阻止着这一切的陆淳,看着娘亲最后的烟消云散,自己却无法制止,一双大手如木头般,停在空中,眼看着一切。

突然,陆淳笑了,笑得是那么的苦涩,悲凄,还有愤恨!

“从今往后,我不再姓陆,我姓洛,我叫洛淳!”语气显得有些冷漠,陆淳缓缓站起了身。

“对不起,洛大哥!”一旁的九九见状,也是悲叹着道歉,如果不是自己的话,洛淳的娘亲或许还不会死。

“九弟,你不用向我道歉,我娘亲并非你杀死,而是这整个陆家!该向我和我娘道歉的,是陆家,陆尚春,还有那谢云芳!”洛淳说着,眼中凶光绽放,浓浓的杀意,毫不掩饰。

九九见洛淳这个样子,也不再多说什么,走到了他的身边,伸手重重地拍在了他的肩上,表示这还有自己这个好兄弟。

白雪也是出奇地走到洛淳身边,伸出小手,轻轻握住了陆淳的大手......

与此同时,整个的陆家中人,都看见了,西侧的家母阁楼区域,原本那弥漫着浓浓的黑气,居然莫名消失得荡然无存,一个个诧异不已,急忙跑去了陆家正中,陆尚春的居所,禀告去了。

而陆家外,约百里不到的方向,一队骑马刀客,足足上千人,踏着飞尘而来,在这队人马的前方,有一白衣男子,居然是脚踏飞剑,领队而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