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十七章 生母为鬼

陆淳也是一路紧跟着九九,丝毫不敢离开灵气层覆盖的范围。

很快,在没有了那股阴气的侵袭下,不过半刻钟的功夫,九九一行人就来到了阁楼楼下。

看着眼前三层高的白墙青瓦楼,楼内是用雕刻精美的红檀木做成的房梁,以及支撑柱,此外还有各式各样的陶瓷彩屏。

不多做迟疑,三人便大步走了进去。

轰——

顿时,一股强大的阴气迎面袭来,犹如一卷巨浪,重重地冲击在九九释放出的保护层上,九九体内的灵气,也瞬间遭到了反震,猛然喷出了一口鲜血。

噗!

“这里面的阴气程度,跟外面的远不是一个档次,这究竟得是多强大的鬼物!”九九不由得咧了咧嘴,说着。

白雪也是吓得娇躯一颤,不用九九说,她也能看出来,这楼阁厢房内,四处弥漫着的阴气,已经形成了一缕缕的黑色小型飓风,就像是有灵魂意识般,四处飘荡着...

“我娘亲平时都是在二楼歇息!”陆淳看着眼前的黑风混乱景象,急忙说道。

说完,便带着九九二人,飞快来到了阁楼二楼的厢房内。

“啊——!”

一声娇声尖叫骤然响起,白雪在上到二楼之后,立马就看见一个,身体倒悬在屋梁上的女人。

九九和陆淳见状也是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这女人满身被无数缕黑气萦绕,长长的黑色头发,在空中如黑蛇般自行扭动着,面庞上没有一丝的血色,惨白无比,嘴唇也是黑得发紫,几乎不像是活人的脸,一根根的青筋暴起在脸颊与额头处,青筋内似是有什么生物,在其内缓缓地蠕动着...

一双尽是血丝的眼中,瞳孔缩如针孔大小,周围全是眼白,眼白上一根根的血丝密布,死死地瞪着九九三人...

“娘......娘亲?!”在众人纷纷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吓得倒吸凉气的时候,陆淳虽然也着实吓了一大跳,但是很快便发现,眼前这个不人不鬼的女人,居然就是自己一等人一直找的娘亲,洛彩霞!

“她......她是你娘?!”九九也是吓得声音不由自主颤抖,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见鬼,而且眼前这不人不鬼的洛彩霞,着实吓人,还穿得一声雪白...

白雪根本就已经是吓得紧闭着两只大眼睛,一句话也不敢说,死死地拽住了九九的手臂。

桀——!

然而,不等陆淳回话,那倒悬在屋梁上的洛彩霞,突然尖锐地发出一声厉啸,无数的黑气在她身体上散飞开来...

“照顾好白雪!”说话间,九九骤然一口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一点鲜血在口腔内弥漫,浓浓的血腥气息,也一下子将九九的意识清醒。

毫不犹豫地将那层淡蓝色的灵气保护层,留给了白雪与陆淳二人,九九独自冲向了厢房内的洛彩霞。

啊——!

洛彩霞原本还有些忌惮,九九所释放在体外的那层蓝光,不敢轻易出手攻击,但是却见九九独自冲出了那层蓝光,迎着自己冲了过来,顿时一声尖叫。

黑色的发丝犹如无尽的毒蛇,朝着九九四处飞射而来。

飞快地从腰间储物袋中,掏出那柄银丝匕首,体内早已疯狂运转的灵气,顺着手臂,输送到了匕首上,覆盖在刀刃上。

一道蓝光闪过,九九毫不犹豫地挥砍而出,如流水般顺畅地切断了射来的发丝。

桀——!!!

似乎是对于发丝的被切断,洛彩霞更加面目狰狞地一声厉啸,从头上衍生出了更多的发丝,一根一根地,就好似是有着独立的生命一样,扭曲着,舞动着,就朝九九飞快冲刺而来。

九九瞬间就看得一阵头皮发麻,不说这根本就数不清的头发丝数量,光是那黑幽幽的头发,给人带来了一股莫名心悸感,就已经让九九眉头都快拧成了一团...

呼啦啦啦——!

紧接着,一道道莫名的阴风,从阁楼外,骤然吹进了厢房内,无数的花瓶陶瓷,纷纷被被刮倒在地,碎成一地。

还有那些挂在屋梁四处,雪白的长长绸丝带,也如白蛇般疯狂地飞舞扭动了起来...

使得九九在面对那些,数不尽的黑色发丝攻击时,还要时不时地提防,从身侧被阴风刮来的碎花瓶瓷片,和那些拍在屋梁房屋内,啪啪作响的恐怖白丝带。

“死——!都得死——!”

洛彩霞黑紫色的嘴唇中,尖厉地挤出了四个字,在厢房内回荡着,夹杂着不停肆虐的阴风,憾击着每一个人的心房...

“娘——!是我啊!我是你的淳儿!你不认得我了吗!”远处将白雪护在身后的陆淳,在听见洛彩霞的声音后,原本惊疑不定的他,终于听出了,这就是他娘的声音,虽然变得十分的暴戾尖锐,但确确实实,就是他娘的声音。

曾几何时,娘亲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柔可亲,现在听得却是完全变了模样,那不人不鬼的厉啸,和令人胆寒的模样,与一个月前的娘亲,完全是大相径庭。

“为什么啊!为什么娘亲你会变成这个模样!”说着,陆淳堂堂一个高大壮硕的汉子,居然眼眶一红,两行清泪就滑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曾经自己的娘亲,虽然没有常人眼中的美艳妩媚,也没有那撩人的玲珑身躯,但是,她却是陆淳所知道的所有女人中,最温柔可亲的。

小时候,陆淳学走路跌倒,疼得在地上大哭,娘亲便焦急地赶来,一边用她那柔和的手掌,轻轻揉着陆淳摔倒的地方,一边温柔地安慰陆淳...

还有好几次,睡觉爱踢被子的陆淳,染上了风寒,头疼咳嗽,也都是娘亲,没日没夜,无时不刻地守在自己的床边,为自己换洗额头上热毛巾,生怕自己热,还一边拿着把蒲扇,轻轻地为自己扇风...

曾经的娘亲,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和蔼可亲,现在却在这阴气森森的阁楼中,变化成了这副模样,陆淳又怎能不哭。

“淳......儿......”

在听见陆淳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后,洛彩霞明显愣了一下,嘴中轻声喃喃着...

而九九也正好借此机会,飞速地一把割开一片发丝,纵身腾跃到了一边,距离洛彩霞更近的位置。

不贴近洛彩霞,九九根本就没有出手攻击她的机会,只能一直处于被动的地位。

“为什么跟那些修仙小说中,写的完全不一样,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那么一两手道法......”心中不由得一番无奈苦笑。

九九仗着体内灵气的优势,不惧着周围的阴森气息,飞快地朝着洛彩霞冲去,手中的匕首尽数被灵气包裹,在空中泛着耀眼光芒。

或许是一直呆在这个地方,此时的洛彩霞,已经被周围的阴森鬼气,给感染同化,变得不人不鬼,六亲不认。

看见九九趁着自己发愣的功夫,就要冲到自己身前,洛彩霞张开了那黑紫色的嘴,露出了两排森森血牙,与全是血脓的口腔。

桀——!

张嘴一阵厉啸,刺耳的尖啸声,在空气中赫然形成一圈黑紫色气浪,重重地冲击在了九九的胸膛。

噗!

一口鲜血喷出!

根本无法躲避,九九感觉就像是被一层滔天巨浪,以千万钧的厚重力量,结结实实拍打在胸膛之上,瞬间就将体内经脉震得乱颤,几乎快崩碎!

身体倒飞而出的同时,那洛彩霞飘散在空中的发丝,突然飞快地缠住九九的小腿,猛然一拽,直接将九九的身躯拽向一旁,尽是家具陶瓷装饰的方向...

嘭——!

唦啦啦啦——!

啊!

身躯撞烂了一张紫木柜架,摆在上面的各种陶瓷花瓶,尽数砸落而下,无数的陶瓷碎片,切割着九九的身躯,以至于九九都忍不住疼得大叫。

桀!桀!桀!

“该死......”九九缓缓地从一地的碎片中,挣扎着站起,说道:“根本没法贴身打啊!”

扭头看向陆淳和白雪,白雪依旧是不敢看这阴森的场面,闭着眼睛,躲在陆淳的身后,而陆淳则是在那哭了一阵后,两只本来就斗牛般大的眼睛,现在眼眶红红的,看着竟有些吓人...

这家伙倒是个好心肠的汉子,奈何生了怎么个不怒自威的吓人模样...

九九不禁感到一阵好笑,摇了摇头,心道:幸好我先前放出的那一层灵气,还能持续保护他们一两刻钟,这足够陆淳带着九九离开了,而自己......

显然,面对如此强悍的鬼物,九九已经觉得自己黔驴技穷了,根本没法打,只有让陆淳带着九九离开,自己留下来为他们拖延时间,除此以外...

突然,九九恍然抬头,看向了陆淳二人身外的那一层灵气保护层,片刻后,脑海中恍然大悟!

“对啊!我能把灵气凝聚挤压出来,拉伸成保护层,为什么就不能拿来当炮弹远程攻击呢!”九九一敲自己的脑袋,瞬间想到。

也只能怪他一路修炼过来,都是凭借着自己的天赋毅力,还有机遇,根本没有任何的良师在一边指导他,空修炼了一身的灵气,也无意间能将其外放附体,却不懂得凝集成形,直接投射甩出,用作远处攻势...

想到这里,九九便将体内已经所剩不多的灵气,迅速凝聚在了掌心,一团冒着蓝光的灵气,像是一颗弹珠,悬浮在了九九的手中。

“哈哈哈!妖孽,接招!”

话音刚落,九九将手中的那团灵气,如炮弹般,朝着洛彩霞弹射而去。

桀——!

一路上,那洛彩霞头上的发丝尽数延伸而出,试图阻挡那团蓝色光球,但发丝一触,却就像是碰到了火热的火球一样,竟然瞬间凌空化作飞灰,不由得一声厉啸,眼看着那团灵气,打在了自己的胸口处......

“九弟不要!”而这个时候,远处观战着的陆淳也终于喊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