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十六章 陆家有鬼

嘶啦——!

那碎衣裳布片,也瞬间在空中被爆炸撕裂成了无数碎片,一点点地散落在大堂的正中央...

“你......!”

陆尚春见状,立马就给气得一口气喘不上来,当场晕了过去。

而一侧的谢云芳,见陆尚春晕倒,陆淳也自己给自己断了后路,当下也不在继续伪装,直接指着那些侍卫娇喝着。

“你们怎么还愣着!没看见老爷都气晕过去了吗,快把这个陆家的叛徒,还有那个杀死高少云的凶手,统统抓起来,马上送去高家赎罪!”

周围的侍卫看连老爷都晕了过去,在谢云芳的教唆下,终于也动了起来,纷纷高举起手中的粗棍,朝着九九和陆淳、白雪三人迎头打下!

“大少爷,为了陆家安危,你就不要在反抗了!”

也有人在一旁叫道。

“安危你麻痹!”陆淳破口一阵大骂,巨大的拳头笔直地就打在了面前的一名侍卫脸上...

“啊!”

伴随着惨叫,那侍卫直接给一拳打飞出了堂外,脸上的鼻血和碎牙齐齐横飞。

一旁的九九也是紧紧拉住白雪的小手,将其护在了自己身侧,右手化掌,内气暗蕴,左右突击着...

这些侍卫都只是普通侍卫,只会拿着棒子乱挥一气,根本就奈何不了九九和陆淳二人。

九九甚至连体内的灵气都懒得动用,只运起体内的内气,在人群中飞快突击着。

凡是阻挡在他面前的侍卫,都一一被一掌放到,不过九九心地里还是善良,并没有滥杀无辜,只是将他们打倒在地,没有取其性命。

另一边的陆淳也是一样,这些侍卫中,他也有好几个是见过的,都知道他们身为普通人,家中有老有小,不过是听令行事,也没下多大的狠手。

而堂内的其他陆家中人,见这陆淳与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居然都如此强悍,早已吓得四处逃窜。

只留下了一群侍卫在围攻这九九和陆淳。

轰!

又是一名侍卫被打飞,陆淳看着从大堂外,不停地冲进来的侍卫,脑瓜子也是生疼。

“陆家上上下下,足有百千号人,再打下去,我们迟早得磨死在这!”陆淳对着九九喊道。

现在的九九脑中虽然也是一团乱麻,但好在他也能处变不惊,当下提议道:“我们合力朝一个方位突破,冲出包围圈,带上你母亲,一起逃出陆家!”

“好!”陆淳听后,一声狂哮,体内的强大内气也终于不在隐瞒,尽数喷发而出!

轰——

一圈气浪直接从体内迸发开来,陆淳一把拎起正前方的一名侍卫。

“挡我者死!”

张开虎口怒吼着,同时眼睛瞪得如铜铃般大,着实骇人。

大手抓住那名侍卫,朝着门外方向奋力一扔,直接将一排过去的侍卫,纷纷撞倒在地...

“冲过去!”

九九见状,首当其冲喝到,便一把搂住白雪的柳腰,怀抱着冲了上去!

同时,体内的强大内气,在陆淳目瞪口呆的眼神下爆发出来,气聚于两腿之上,猛然发力,大脚在地上硬生生地踏出了一块块脚印。

身形如同脱缰野马、眨眼就冲出了一丈开外!

“你怎么还有内气?!”陆淳忍不住怪叫着,但与此同时,也同样聚内气于大腿,以丝毫不慢于九九的速度,紧随其后,冲了出去...

“哈哈哈!”九九来不及多解释,身体如同一头野牛,猛地顶飞了最后一名挡在自己面前的侍卫后,终于看见了大堂外的天日,冲了出来。

陆淳也紧随其后,脸色怪异地冲了出来。

“你母亲的居所在哪?”九九的身形飞快地在假山,和大树之间来回弹跳,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来到了大堂正上方的屋顶上。

跟着跳上屋顶的陆淳,看了看脚下的乱成了一锅粥的陆家,心里也担心起了自己病弱的老母亲来。

“随我来!”

说着,便朝着陆家的一处靠西边的别院,凌空跃起,身形在几处亭台屋檐之上弹跳着,眨眼已是数丈之外。

九九怀中搂抱着白雪,紧随其后。

随着逐渐的往西行去,一路上追赶而来的陆家侍卫越来越少,九九看着奇怪地一皱眉头。

莫不是因为这方向过去,是洛彩霞的居所位置,才使得这些侍卫不得不望而却步?

“陆淳大哥,为何他们不再追赶了?”九九跑到陆淳的身侧,迎着风喊了句。

“因为前面便是我娘亲的居所了,他们自然不敢靠近。”陆淳闻言,头也不回得说着,同时眼神复杂地望着前方,自己娘亲的居所方向。

九九见状,心中骤然一凛,“难道说...”

抬头望去,果不其然,只见前方不过三十来丈远的位置,有一座雅致阁楼,阁楼的周围被一层淡淡的黑气所缠绕着,附近数十丈,竟没见任何一个人影,一股阴森凉气,隔着老远就已袭来。

想起之前陆淳和自己说过,母亲被鬼物缠身的事情,眼前看来,果真是如此,而且着鬼物,似乎有着些门道...

“九弟,你可看出什么端倪否?”见身后已没有了追兵,陆淳不由得放缓了脚步,看着洛彩霞的居所方向,脸色有些苍白。

九九无奈地摇摇头,说道:“这整个阁楼都被一股阴森黑气所缠绕,我除了感觉到浓浓地阴冷之气外,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

“是吗?为什么我会觉得有种,发自心底的恐惧感,还有冷入骨髓的寒意......”陆淳却是有些颤着声音说着,随着三人距离的拉近,他的脸色越显得苍白...

“怎么会?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啊!”九九惊道。

“九哥,我也有那种感觉......”此刻,怀中的白雪也突然抬头对九九说道,俏脸上也是一阵煞白。

闻言,九九急忙停下了脚步,他终于知道为何这附近数十丈范围内,会连一个打扫,干杂活的下人都没有了。

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凡人一靠近这股黑气,它所散发气息的范围内,都会被冷入骨髓的寒意,勾起心底的恐惧,无法靠近!

而九九,或许是因为修炼了灵气的缘由,可以自行抵抗这外来的寒意侵袭。

“这寒气极有可能是那鬼物,为了防止他人侵入领地内,而故意释放出来的,我体内有灵气护体,自然不怕!”九九摸着下巴,淡定地分析着。

“九弟,你到底是不是修士?”这个时候,陆淳也想起来了什么,一脸诧异地问道。

“算是吧,你问这个干嘛?”九九被这陆淳问得一头雾水。

“可修士不都是修炼天地灵气?为何我方才见你从堂中逃出,用了我们江湖中的武林内气?”陆淳继续问着。

“啊,这个嘛,说来也简单,这内气其实并不是我自己修炼的,而是有人传送于我!”九九简单地解释道。

“什么?!常人的体内能同时修炼两股气息的吗?”陆淳满脸的不敢相信,显然他从没有听说过江湖中,还是修仙界中,有体内能够同时修炼内气与灵气的人。

“这种事情我以后在详细与你解释,眼下我们该想,如何才能进到那阁楼中,寻找你娘!”九九无奈地笑道。

一听九九的话,陆淳这才猛然一拍光头,想起自己亲娘还在这阁楼中,慌慌张张地问九九:“那现在该怎么办?说实话,自从一个月前,这黑气突然出现后,我就再也没能进这阁楼一步了!”

“那些原本在阁楼中的侍女下人,也在这黑气出现的一瞬间,纷纷跑了出来,一个个囔囔着见了鬼,变成了疯子!而我娘,却是没能从里面出来!”

“我一看便知道这定是个厉害的鬼物,所以一开始才对九弟你有所隐瞒,称是家中闹鬼,娘亲病倒......”陆淳老老实实地对九九说出了实话。

九九听后,也表示不怪陆淳,独自在屋檐边上打坐了下来,一边思索着,一边调息着体内的灵气。

而一边的陆淳和白雪,也白着脸坐下,在这寒气的侵袭下,他们感觉自己仿佛无时无刻,灵魂都在被无数的厉鬼撕扯,精神恍惚,胸膛内几欲作呕。

一团淡蓝色的灵气,缓缓从九九的双掌心中衍生出来,而周围的寒气,也在这团蓝色灵气出现的同时,有了些许退散开了迹象。

“有了!”

九九眼中灵光一闪,双掌猛地合拍,将那团灵气拍在掌间,然后双手飞快朝着,身体的两侧挥开,一层淡蓝色的灵气薄膜,出现在了九九的身体周围。

起身走到白雪和陆淳身边,那层淡蓝色的灵气薄膜,也一齐将二人包裹进来。

一进入到这圆球形的薄膜层中,白雪和陆淳二人的脸色,瞬间就恢复了过来,那刺入骨髓般的寒气,也随之被阻隔在薄膜层外。

“哇~我感觉好多啦!”白雪不由得轻笑着松了口气,挽着九九的手臂,有点撒娇的语气道:“我不管,这次逃出去之后,九哥你一定要教我修炼!”

“哈哈哈!白雪你倒是真敢说,修炼灵气,没点天赋的人可是无法修炼的。”一旁的陆淳大笑着。

“哼!怎么,你是想说我没有天赋吗?”白雪一听,不由气得嘟起小嘴,叉腰嗔道:“等我学会了修炼,第一个先打你!”

“哈哈哈!”九九和陆淳一听,纷纷笑出了声。

感受着体内的灵气,因为释放和维持这薄膜层的关系,原本充裕的灵气,正在飞速地消耗,恐怕坚持三四刻钟,便已是极限了。

“好啦,别开玩笑了!我这层灵气维持不了多久,我们赶快去阁楼内将陆淳娘亲找出来把!”九九急忙说了句。

“好!”众人一听,也提了醒,不再多话了。

“不要离开我这层灵气释放出的范围!”说完,九九便继续一把搂住白雪的娇躯,飞速朝着阁楼腾跃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