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十五章 父子决裂

“陆淳,你可知你小子都干了什么好事?”陆家大堂内正上方位,陆家家主陆尚春,正端坐在一樽紫檀木椅上,木椅上刻着的虎形雕纹,栩栩如生。

家主陆尚春,看上去约有四十五岁上下,身形偏消瘦,与陆淳的精壮身材大相径庭,如若不是他们两人的眼睛,都跟牛眼般斗大,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这两人会是父子关系。

身着一身紫色锦衣,衣裳面上,竟是用金丝和银丝绣成的虎形图纹,呲牙瞪目,栩栩如生;腰间束着圆玉金丝带,佩挂着的玉佩都是极品羊脂玉,光是陆尚春这一身的穿着打扮,就算是那些普通的平民百姓,打上一辈子的工,都挣不来的。

但如此奢侈的穿着打扮,却不显得丝毫的暴富奢侈的气息,反倒是给别人一种理所应当的贵族优雅之气。

这就是所谓的个人气质,就像这陆家家主陆尚春,气质本就属于那种贵族优雅之气,怎么穿着都会将那种气质自然的流露出来。

但是对于陆尚春身上所流露出的这种气质,陆淳却是觉得莫名的恶心。

“你既知道了,还问我作甚。”陆淳此时就坐在陆尚春的右下手的位置,身后站着九九和白雪。

他也猜到了,自己和九九杀死那高少云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家中,心中不免惊讶于这消息传得可真快,从他们三人杀死高少云,到跑回陆家家中,期间不过两个时辰不到。

“混账!你知道你做了多严重的错事吗!还在这跟我摆架子!”陆尚春见陆淳还一脸不以为然的模样,顿时气得一拍身旁的檀木桌案。

“哎呀老爷,淳儿这孩子性子是急了点,但心肠却不坏,你又何必发此大火呢!”这时,一直安安静静地坐在,陆尚春左边紫檀木椅上的少妇,突然插嘴柔声说着。

同时伸出自己那雪白细腻的小手,轻轻拍扶了下陆尚春拍在桌案上的手。

“唉,就是娘子你平日里太宠着这小兔崽子了,如今才犯下这弥天大错!”经过这美艳妩媚的少妇一阵安慰后,陆尚春的情绪也逐渐好了一些,但还是恼火的说着。

对于这少妇帮自己开脱,陆淳却是显得满脸厌恶,小声“嘁”了声,也没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此刻再多说一句,立马就会遭受到父亲的指责与谩骂。

“瞧老爷您说的,有什么错是不能弥补的,非得生这么大的气~”少妇轻笑着,轻拍了拍陆尚春的手,一颦一笑间都充满了妩媚。

而且这妇女看上去也不过二十五六,正值青春年貌,画得一手好妆,看着甚是美艳。

“淳儿这孩子虽说不是我亲生的,但我也待他跟亲儿子一般,他的性子,我是知根知底的,况且我看他心里也肯定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不然也不会跑回家来呀~”少妇继续笑着说道。

按理说,这种正式的场合,女人能有一位置落坐,就已经是很不错了,哪里还有女人说话的份。

但是这美艳妩媚的年轻少妇,却不知给那陆尚春灌了什么迷魂汤,使得陆尚春显对其是宠爱万分。

“弥补?!杀了人要怎么弥补?去求阎王爷把人命还来吗!”但是这少妇的话,却悄无声息地再次刺激到了陆尚春,顿时就破口大骂道。

“你说说你啊!都是平时你四娘给你宠溺坏了,才敢如此地无法无天!那高家的三少爷也是你惹得起的?”陆尚春气得上嘴唇的八字胡子都抖了起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陆淳。

“你说你在外面厮打鬼混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合着跟个不认识的外人,去找那高少云的麻烦?还把人给当街斩头!你是不是非要哪天,你老子我提着脑袋去给你擦屁股啊!!!”那陆尚春气得是一阵谩骂,手指不停地颤抖着指着陆淳的光脑袋。

要不是因为他身形消瘦,也不会任何武功,加上还打不过自己这大儿子,不然他早就跳起来把陆淳,一把按在地板上打了!

陆淳也是知道自己给家里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低着头不敢多说什么。

至于陆淳身后的罪魁祸首,九九,却是在看了那少妇为陆淳袒护的行为后,心中不由得冷嘲道:“好一招宠杀!这女人还真是蛇蝎心肠,隐藏得如此之深。”

其实这个女人就是陆淳的四娘,陆家的四奶奶,陆尚春的小妾,谢云芳。

这谢云芳不过二十五岁,比那陆尚春足足小了二十岁,是陆尚春几年前从丽人苑里带回的头牌舞女,凭着自己一身的翩翩舞姿,和美艳妩媚的容貌,轻松就夺得了陆尚春的欢心。

之后的几年里,陆尚春对其便是万分宠爱,甚至达到了宠妾灭妻的地步,一年三百多天,连自己的正室妻子,也就是陆淳的亲生母亲,洛彩霞的闺房,踏进拜访的次数,屈指可数...

再加上洛彩霞的身体,自从二十年前,怀着陆淳的时候,被二少奶奶和三少奶奶下了毒手,以至于生了陆淳之后,就变得一直不好,身体素质每况愈下,动不动的就头疼发热的,所以陆尚春也就很少待她了。

而这谢云芳也是心机城府颇深的女子,在陆尚春的面前,事事都表现得几位温柔可亲,知书达理,在几年里,陆淳每一次犯的错事中,都表现得对其甚是庇护,但实则是在宠杀...

再加上依仗着陆尚春对自己的宠爱,谢云芳在陆家内可谓是呼风唤雨,就连这次,她不过身份地位最小的小妾,居然肆无忌惮地就坐在了家主的侧位,也就是陆淳的母亲,家母洛彩霞的位置上。

当然,对于这谢云芳的宠杀行为,和自己父亲的宠妾灭妻,陆淳心里都十分的清楚,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他都不愿意回到陆家中,几乎天天在外面厮打鬼混的原因...

对于陆家的家事,九九不好多说什么,但是出于对好兄弟的帮助和情谊,九九不忍心陆淳因为自己惹出的祸事,甚至遭到家暴的对待。

轻轻拍了拍陆淳的肩膀,便在陆淳诧异的目光中,径直走到了大堂正中,对着陆尚春朗声说道:“陆家家主,人是我杀的,和陆淳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如果要抓人交差,来抓我便是!”

此话一出,现场瞬时轰动了起来!

在场的可不止只有陆尚春和谢云芳,以及陆淳、九九、白雪三人。

那二少奶奶和三少奶奶,二少爷、三少爷,以及大堂内上上下下的侍女侍卫,加起来足有二十来人。

在听了九九的话后,都吓得一个个面露惧色,看向九九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什么!是你杀了那高少云!”陆尚春听后惊得一声怪叫,再也坐不住了。

直接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朝着大堂内的侍卫,大叫一声,“都愣着干嘛!快把他给我抓起来!”

刷刷刷!

大堂内上上下下,将近十六七名侍卫,齐刷刷地掏出了粗木棍,瞬间就把九九水泄不通得围了起来!

远处的白雪见状,急忙推开一名侍卫,跑到了九九身旁,对着那陆尚春娇喝道:“你们凭什么抓我九哥!你们既不是官府也不是高家!”

看这突然跑出来的芳华少女,陆尚春不禁愣了愣,随即转头看向陆淳,气道:“好!好啊!你这个逆子,居然还敢把人带回家来!真的以为我不敢抓人吗!”

“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这吕九九更是我拜了把子的兄弟!”陆淳见自己父亲要对九九等人动手。

也毫不畏惧地站了出来,冲着那十六名拿着粗棍的侍卫大吼道:“都他妈的给老子爬开!”

众侍卫闻言,纷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陆淳那大少爷的地位摆在那里...

而且这陆淳的凶名,在整个康陵城,包括陆家在内,那都是人尽皆知的呀,谁敢招惹这么一个杀神...

“逆子!你是不是要反了!我这个当家的还没死呢!”陆尚春见陆淳如此嚣张,也是气得不行,指着陆淳的鼻子大骂着。

“都给我抓起来,等高家的人来了,就押送出去!”很明显,对于杀死了高少云,惹恼了高家,这种几乎是在康陵城内捅破天的事情。

陆尚春也不得不先将自己的儿子,以及九九一行人给抓了起来。

在陆尚春的眼中,跟自己一大家族的生死存亡比起来,陆淳和九九几人的命,根本不足为道。

即便陆淳是他的亲生儿子,但他的亲生儿子又不止他这么一个独苗...

“哈哈哈!好啊!正所谓虎毒不食子,陆尚春,你居然会因为惧怕那高家,将自己的亲生儿子抓去送死!哈哈哈!”陆淳看着那些侍卫居然连着自己也包围了起来,也是气得直呼了自己父亲的名字,顿时心里又悲又气,充满了莫名的悲愤和厌恶。

“都是你这个孽子咎由自取!这些年来,你自己做了多少错事,又是多少次靠家里给你擦地屁股!”陆尚春恨恨地说着。

“现如今你杀死了高洪最小最疼爱的小儿子,他可是朝廷的骠骑将军,岂是我们一个商户人家能招惹得起的!”

“那高洪也传下令来,要陆家将你交出去,如若不然,就强行闯进陆家抄家!可你杀了人,现在还在这里义正严辞!你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陆尚春声色俱厉地大骂一通,随即便示意了自己手下的侍卫,把陆淳三人捉拿起来。

但是陆淳与九九等人又岂会任由宰割,只见陆淳最先一声怒吼,上半身的衣裳无风自舞着,在体内内气的疯狂爆发下,又一次变成了chi裸...

精装的肌肉暴起,强劲的气势使得周围的侍卫纷纷不敢靠近,毕竟他们这些人也不过普通侍卫,完全扛不住这如暴龙般,满身杀戮气息的陆淳。

拾起崩碎在地上的衣裳碎片,陆淳眼中神情充满了复杂,看着陆尚春,将手中的碎布举起。

“陆尚春,你这么多年来,又何曾正眼看过我母亲一眼!她如今被鬼物缠身,你更是不管不顾,还宠妾灭妻,眼里终日只有钱财美色!”

“这些年,我念及父子情深,一再强忍。可现在你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放过!好!我陆淳今天就在这里跟你,跟整个陆家表明,从此我与陆家!恩断义绝,再无瓜葛!犹如此袍!”

说完,掌心内气爆射而出,“轰!”的一声在大堂内炸响,宛若晴天霹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