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十二章 找你驱鬼

陆淳看了看周围人群,小声地对九九说道:“老弟,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你随我来!”

说完自己便先走出了客栈,九九看得出来这陆淳虽然是性子和脾气暴躁了些,但是心地还是耿直憨厚之辈,也不担心被坑骗,带着白雪一路跟了上去...

很快,陆淳便带着九九和白雪来到了一家高档酒楼,上楼找了处无人的雅间,三人便落座了下来。

九九环视了一下雅间内的装饰铺设,居然是楠木为墙,红木为梁,梁上雕刻着金色流纹,整个雅间在厚重结实的同时,还多出了股质地的美感,陶瓷彩罐,熏香盆栽,应有尽有。

而且这雅间一进来之后,就顿时感觉外界的嘈杂声都小了许多,隔音效果甚是不错!

陆淳坐在了东位,九九面向而坐,白雪则是安静地坐在了一旁。

眼神很快地瓢了两眼九九和白雪二人,陆淳便一边为二人倒着桌上的茶水,一边大笑着说了起来,“方才你我二人打得甚是痛快,却还未问老弟你尊姓大名呢!”

九九接过陆淳递过来的茶水,只是轻轻放到嘴边,用嘴唇沾了沾,说道:“在下姓吕,名九九,这位是我妹子,吕白雪。”

说着,伸手摸了摸白雪脑后的秀发,眼神悄悄示意了白雪一下。

白雪这才将手中还没来得及喝的茶杯,放了下来,笑着朝陆淳抿着小嘴笑了笑...

九九的动作,陆淳也看在眼里,不过他却不以为然。毕竟都是江湖中人,谁不会处处多个心眼...

转头看朝着笑了笑的白雪,心里面不由得升起一股莫名的欢喜。

“哈哈哈!原来只是兄妹啊!”陆淳猛地一拍大腿,抬起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大笑着。

“好了,我也不和你多废话,其实我是陆家大少爷,陆淳!”陆淳说着,不经有些得意地看向一旁的白雪,但是白雪只是一心好奇地左顾右盼着,没有注意陆淳的话语...

九九看着陆淳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陆淳一愣,心想这二人居然听了自己的来历也不为所动,该不会真是山上下来的吧。

“唉!其实嘛,我这个人就是爱打架,倒也没做过什么杀人放火,强抢民女的事......”那陆淳见二人没反应,也就自顾自地一边给自己洗白,一边说了起来。

“可就是这样,我家里不知为何,招惹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来,惹得我那老母亲病倒快一个月了都!”

“其实这次找上老弟你,就是想让老弟你帮帮忙,去我家中,帮我驱鬼!”陆淳的概括语言能力倒是挺强,三言两语地就说完了,一双虎目干巴巴地看着九九。

“驱鬼?”九九听后不由得耸了耸肩,无奈一笑,“这个我还真帮不了你,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鬼,怎么帮你?”

陆淳一听九九似乎是不想帮忙,顿时就急了,声音不自主地拔高了起来,说道:“可这驱鬼,非得是要修士才行呀!寻常人就算是看得见那鬼物,也碰不到啊!否则我还会找上你!”

非得修士才能驱鬼?

九九听后愣了一下,皱起了眉头思索了起来,心想:难不成是灵气?对啊!寻常人碰不到鬼,就是因为那鬼物本身是一团怨气所聚,也只有灵气,能够克制住鬼物!

陆淳一看九九那皱着眉头思索的模样,就知道这件事情有戏,急忙接着说道:“而且我也不会让你白帮忙的,我陆家虽不是什么皇亲贵族,但家父却是做商人买卖起家,金银财宝,你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

正好九九与白雪要想闯荡江湖,钱财这种东西肯定是少不了的,九九一听,也顺道答应了下来,至于报酬,还得等除了那鬼物,看看辛苦的难易度,再报价。

这帮忙的事情答应了下来,陆淳顿时就显得十分高兴,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随之落了下来,囔囔着要请客喝酒,便叫来了酒楼小二,吩咐上了一堆好酒好菜,拉着九九和白雪一起吃喝了起来。

九九和白雪倒也不客气,他们也没什么机会吃得上这种高档酒楼的酒菜,纷纷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几杯烈酒入肚,三人之间的话也变多了起来,加上九九和陆淳又正好各自看对方顺眼,陆淳心底又对白雪喜欢得很,三人的关系逐渐也熟络了起来...

这顿酒菜足足吃喝了快一个时辰,九九这才急急忙忙地对陆淳摆手道:“不喝了!喝不下了!”

一旁的白雪虽然没怎么喝酒,也就沾了一两杯,俏脸上却已是多了一抹红晕,不胜酒力。

“哈哈哈!九弟你这酒力不行啊,啊哈哈哈!”见九九最先罢手认输,陆淳不禁一阵得意地狂笑起来,心说和你小子打架我干不赢,比起喝酒,就不如我了吧!

心中无比畅快地又往口中灌了两壶酒,陆淳便起身扶起了九九,一旁的白雪也急忙起身,帮着一起扶九九。

不过九九虽然喝了快十多二十壶的烈酒,但是他体内存有的内气和灵气,在自我运转的作用下,也已将喝入体内的酒精挥发开来。

以至于九九没醉得特别夸张,伸手摆了摆,示意自己能走,不需要人扶。

陆淳见状,不由得意一笑,也撒手不去扶他了,在酒精的刺激下,大声囔道:“吃饱喝足,今晚就去我家休息了吧,正好给你看看我康陵城,赫赫有名的陆家!”

“行!我正好瞅瞅你那陆家,究竟有多气派!哈哈哈!”九九红着脸大笑道。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九九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畅快无比的生活了,把自己喝个烂醉,跟着几个狐朋狗友一起东走西闯,大吐一地,累了就跑去朋友家大睡一场...

前一世是已经回不去了,九九知道,既来之则安之,那就在这个世界里多结交几个知心的朋友,也好让自己在这个世界不觉得孤独。

而陆淳与九九二人,经过今天一事,也明显都把对方当做了自己的知心朋友。

男人间的友谊,有时候真的只是建立在一场畅快的酒桌上......

晃着高大的身子,陆淳跑到柜台稀里糊涂地就付完了酒菜钱,也不知有没有多给或者少给,三人就一齐出了酒楼。

此时不过才未时,距离入夜还有两个时辰,三人也不着急着现在就去陆家,而是大摇大摆地在康陵城的街上逛了起来。

这陆淳平时在康陵城内也是有着人见人怕的名声,加上他现在喝了酒,脸都红到了脖子,顶着个光头,还冒着热气,看起来就像是个煮熟了的红鸡蛋。

九九和白雪二人看着觉得很是好笑,嘻嘻哈哈地一路笑个不停,而那些路上的行人却像是见了瘟神一样,纷纷有多远就躲多远。

这下一来,三人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倒是没人敢跟他们抢起道来,一路摇摇晃晃,走得很是潇洒自在...

然而并没有走多久,大街上突然就跑来了几名手持着长刀兵器的官兵,拦住了九九三人的去路。

在体内内气与灵气的作用下,九九此刻也已经消散了五六分的酒意,甩了甩脑袋,看着前方来的官兵,不由得叫道:“我去,这官差是来抓酒后扰市的吗?”

一旁的陆淳见状,红红的脖子,扯着嗓子吼道:“狗屁抓他娘的酒后扰市,这些个都是高家的那几位狗腿子!”

“高家?!”一旁的白雪闻言,不由得吓了一跳,下意识搂住了九九的胳膊。

白雪曾经在做乞丐的时候,听得最多的名字便是高家,可以说,整个康陵城内,高家是最强势的存在,不为别的,就为高家家主世代都是朝廷武官,整个高家的势力也都是受了朝廷封赏的。

就连康陵城的城主都不敢招惹高家,只能任由这高家在康陵城内横着走。

不过别人怕这高家,陆淳却是不怕,因为陆淳所在的陆家,在整个康陵城,是仅次于高家的存在,商户起家的陆家,手中掌握着整个康陵城的七成经济命脉,纵然是高家,也不好不给陆家面子。

高家与陆家,两家的名声相比起来,知道高家的人会多一些,但都出于惧怕;而陆家却不一样,陆家在康陵城基本都算是比较低调,也只有这个陆淳,有事没事就整天在康陵城横着走,四处招惹打斗,是出了名的混子...

“陆淳,你好大的口气,不知道的还会以为你陆家已经是城主了呢!”就在陆淳一嗓子吼完后,从那八名的持刀官差后方,大步走出了一位年约二十三四,身着锦衣玉袍,风度翩翩的男子,手中持一把江山水墨画的折扇,横在胸前,轻轻扇动着...

头戴金丝羽冠,两条白色丝带从羽冠上垂落,顺着一头的黑发一齐披在脑后。白白净净的面庞,剑眉星目,英气勃发,给人一种儒雅又不失上位者风度的气质。

“唷!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高家的三少,高少云呀!”陆淳一间高少云风度翩翩地走了出来,急忙扯着嗓子叫道。

周围来来往往的路人很多,加上陆淳这一大嗓门,顿时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随后,陆淳扭过头,在九九的耳边说道:“九弟,这厮就是高家的三少爷,高少云,是个风骚怪,风骚得很!”

喝了酒的陆淳声音可谓是大声,他这话看似是在对着九九的耳边说,但是以他的嗓门,方圆一里地内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那原本还有些得意,轻扇着胸前的折扇的高少云,听见陆淳的话后,整个脸顿时就冷了下来,咬牙切齿地从口中挤出了几个字道:“陆淳!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吗!”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