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战记

玄真战记

更新时间:2021-07-26 10:32:20

最新章节: 九九抬头望向破碎一地的徐墨羽,眼中绝望而茫然。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呼——黑暗如潮水般被吸入鬼门。天空中,除了鬼门外,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和谐。“怎么会......这样......”九九无力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掌。双掌上,似乎沾染着血淋淋的鲜血。这鲜血,鲜艳刺目,令他头晕。九九晃着身子,闭上了双眼,笔

第十章 光头陆淳

不用想,门外的人肯定是白雪,九九急忙起身前去,打开了房门。

经过一夜的休息,白雪的精神看上去也是比昨天要好上了许多,穿着一身淡绿色的连身衣裙。

含苞待放的酥胸,雪白的腰带缠在她那纤细的腰肢上,让人有一种忍不住去一把搂住的冲动。

“九哥你醒了呀,我还以为你还像以前那样爱睡懒觉呢!”白雪站在九九的门前,捂着小嘴轻笑道。

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之前在还在丐帮的时候,九九确实是爱睡懒觉,但不知为何,自从修炼了御龙心决之后,对于睡眠的要求不知不觉地减少了,而且打坐修炼似乎还能比睡觉更能来得让人精神。

“走吧,我们下去吃早饭。”九九关上了门,笑着说。

白雪也囔着自己已经饿得不行了,挽着九九的胳膊,跟着一起下楼了。

下了楼,九九发现,这白日里的客栈,生意着实要比晚上来得好,现在不过辰时,整个一楼大厅已经是人声鼎沸,排列着二十多张的木桌上,熙熙攘攘地早已坐满了人。

而远处正在招呼客人的小葫芦,一看见白雪挽着九九,两人一齐下来楼来,急忙就笑着迎了上来,“二位客官,昨晚歇得还可舒适?”

“呵呵呵,还不错!”一旁挽着九九的白雪开口笑道,或许是昨夜确实休息得很舒适,人也不由变得精神开朗了起来。

九九同样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麻烦给我们两个准备一下早饭吧,在贵客栈内休息得很不错,要不是肚子饿了,还真不想起来了呢!”

“哎呀呀,瞧公子说的,您若是在厢房内觉得饿了,大可以吩咐我给您送早餐上楼的呀!”小葫芦为人也是很会说话,一边笑着说,一边迎着九九二人来到了一处空桌上,“来,公子您二位先在这桌稍坐片刻,我这就去吩咐后厨为二人准备早饭!”

九九与白雪也不客气地来到了位置上,坐了下来,四四方方的木桌,九九面向着门口人群最多的方向而坐,白雪则是坐在了九九左手边的位置上,取起桌上的茶壶,为九九倒了杯茶水,“九哥喝水!”

“哈哈哈,白丫头真懂事!”九九笑道。

“呐,九哥,我之前一直都忘记问你了,你那一个月都去哪里了呀?为何一回来,整个人都变了好多!”白雪也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小小抿了口,问道。

九九看了看周围,人来人往,各型各色,自己捡了高少卿遗物的这种事情,肯定是不好在这种地方说出来,便瞎编了个借口,再说这种会惹来杀身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白雪的好。

“嘿嘿,偷偷告诉你吧,其实一个月前,我在大街上乞讨的时候,突然有个老头子跑到我面前,说我什么骨骼惊奇,非要收我为徒。我也就答应了他,后来那一个月便是那老头子在传授我武学呢,这些钱也是临走的时候他给我的!”

九九闭着眼睛小声的瞎扯道。

白雪却是听得信以为真,看了看四周,俏皮地压低声音,睁着大眼睛细声说道:“哇!那我们之后是要回去找你师傅,继续学武吗?”

看着信以为真的白雪,九九忍不住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学武太无聊了,我们昨天不是说好,要去闯荡江湖,开开眼界吗!”

“也是哦,那我们下一站去哪里呢?”白雪恍然。

这时,小葫芦端了两盘热腾腾的早餐馒头和肉馅包子,叫囔了声:“饭来咯~!”便将早饭上了九九二人的桌子上,说了句二位慢用,便忙自己的去了。

心想着这客栈小二服务倒也很是不错,伸手为白雪拿了个肉包子,自己拿了个白馒头,咬了口道:“你不是说你家乡在京城吗?我们下一站就去京城看看吧!”

白雪听得心里一喜,她从小便和九九一样被生父母遗弃,好在被一家平民收养,但是后来那家平民的生活也逐渐变得贫困,在白雪七岁的时候,不得不将她遗弃,而沦落街头的白雪,正好被九九发现,带回了丐帮,便一直当做妹妹般对待,处处照顾...

九九也几次听白雪跟自己说过,在被那家平民收养的时候,白雪身上留有写着生辰八字的帕巾,上面也标注了她来自京城。

“嗯!”白雪显地很是开心地咬了一口肉包子,弯弯的大眼睛笑起来如同明亮的月牙,脸上的笑意被九九尽收眼底。

白雪笑起来很好看,就像是春天里绽放的百合花般,天真纯洁又美丽,九九也很喜欢看白雪笑,感觉白雪一笑起来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嘭——!

突然,三楼厢房传来了一声巨响,随后就见一个打扮得道士模样的中年男人,从一间厢房内被人打飞了出来,直接从三楼坠到了一楼大厅,还砸碎了一张木桌,口中不停地喷出鲜血,瞪着眼睛,颤抖着身体...

看样子是受了很重的内外伤,而且出手的人下手极重,应该是一击就将他打成这样的。

大厅内的人群瞬间就被吓得跑掉了许多,只剩下几位胆大的汉子还留着,显然是等着看热闹。

九九眉头一皱,看向这道士飞出来的位置,正是自己隔壁的那间厢房,这才想起来,昨天小葫芦提醒自己那间房内住了个不好惹的人。

“奶奶滴熊!招摇撞骗地都敢骗到老子头上来了,看老子今天不搞死你!”随后,一声怒吼从那房内传了出来,声音如同一同铜钟般,给人一种很有实质淳厚的感觉。

“我去,是陆家的大少爷,陆淳!”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是见多识广,立马就有人凭着这淳厚的声音,喊出了名字。

说来那道士也是倒霉,他也是从别人口中听说了,那陆家少爷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四处寻医,还不是寻求普通的医师,并且就住在这好运来客栈上厢房,便早上了门来。

心说自己打扮成道士,出入江湖中,什么疑难杂症没见过,也都被他那几番装神弄鬼的道法给糊弄了过去,还得了不少的银两,也想来骗骗这陆家少爷的钱袋子。

也不知道这道士是不是外来的没见过世面,还是怎地,竟然不知道这陆家少爷中,有一名叫陆淳的大少爷,在这康陵城内,是除了那高家少爷外,数一数二的霸道人物。

这不,一下子就撞上了铁板上...

心中既郁闷又委屈的,体内的五脏六腑都被那陆淳一拳打碎,气都快喘不过来,就是不死以后也是终身残废了。

而那陆淳从房内走了出来后,也不顾及周围的目光,**着上身,直接从三楼上一跃而下,身形如羽毛般轻盈落下。

“好高深的轻功!”一旁看戏的路人见状不由小声道喝着。

九九也是看的两眼微迷,他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叫陆淳的,虽然不是修士,但其内气修为与轻功却甚是厉害。

差不多近五十年的内气修为!

看着陆淳的身体周围隐隐约约透出的气息,九九大致推测出了他的内气修为,心中不由得一阵诧异。

此人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尽管看上去一身横肉,足有九尺来高,宛若巨人,面目略有狰狞,顶着个光头,行为举止都给人感觉充满了力量感。

但是这样一个二十岁的壮汉,体内居然蕴含了近五十年的内气修为,已经相当于丐帮九堂主的实力了!

“难道也是受了内气传承?”九九小声嘀咕着。

咵啦——!

一把将道士从碎了一地的木板桌腿中拎了起来,陆淳虎目怒瞪道:“不过装神弄鬼的假把式,也想瞒过老子?”

说完便将那道士一把朝着大厅内的门墙上扔去!

嘭——!

客栈一楼作为底层的门墙,下半截都是灰色的水泥土组成,也正好因为这样,那道士才没被这一下子给撞破门墙,飞出街外,而是结结实实地撞在了泥墙上,又落回地面。

这一下直接就给那道士打得当场晕厥过去,生死不知。

但陆淳明显是气上心头,打算将对方置于死地,甩了甩脖子,朝着道士继续走去。

经过的看客们见状都被吓得急忙让出了条道来,纷纷一口大气都不敢出......

“喂!你这个坏蛋!人家都快被你打死了,你还不放过人家!”突然这个时候,同样一旁看戏的白雪再也受不了了,天真善良的她哪里能看得下去,直接就从位置上跳了起来,指着那陆淳的鼻子大骂道。

“白丫头!”一旁的九九给吓得急忙拉了拉白雪的袖掰,示意她别多嘴。

不过那陆淳也听见了白雪的喊话,嚣张跋扈这么多年,他也很少有听见哪个女子能站出来指着自己鼻子骂的,不由得有点好奇地看了过来。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见到那身着淡绿色连身衣裙的白雪,亭亭玉立,落在陆淳的眼中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陆淳不由得看得都入了神,虽然白雪长得并不是特别的倾国倾城,但她的天真纯洁却给人一种眼前一亮,耳目一新的感觉,而陆淳之所以看得白雪都如了神,或许是所谓一见钟情吧......

单纯的白雪自然不会明白,陆淳目光中衍生出的对自己的情意。

她只看见他立在那儿,面色有些狰狞,一双虎目瞪着自己,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散发着,不由得将白雪吓得降低了声调,说道:“你,你,你看什么看!再看我叫我九哥打你!”

白雪的声音一下子就将陆淳拉回神来,本是一心欢喜着的陆淳,听见白雪口中说着自己的那九哥,再看白雪眼中那毫不掩饰地得意,就像是在被自己喜欢着的人保护着,那种得意。

让陆淳本是欢喜得火热的内心,一下子就被浇灭,恼怒得看向了白雪身旁坐着的那位少年......

(未完待续。)